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你稍稍迟 > 4.醉了
爱你稍稍迟  作者:所言非言
    chapter004 醉了

    包间里什么情况,霍明昭扫一眼心里明明白白的,正因为明白了,才生气,才愤怒,恨不得把面前这些人关起来揍一顿,要搁三年前,门板早就被他一脚踹飞了。

    气氛紧张了几分钟,才有人站出来打圆场,几句场面话说完,气氛倒是缓和了一些,不过包间里的人不敢说话,相互交换着眼神,都等着霍明昭表态。

    先不论这烟雨楼是霍明昭的私产,光是昭明智谷总裁这个身份,在场的也没人敢和霍明昭明面上叫嚣,毕竟头没有霍总铁,硬撞上去,伤的只能是自己。

    霍明昭来得及时,这些人就是口头上占了点便宜,没有对自己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奚呦不想把事情闹大。

    况且烟雨楼还要开门做生意,于是奚呦看向将自己护在身后的男人,伸手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在霍明昭转过头看她时,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算了。

    霍明昭极快地皱了一下眉头,微微垂眸看着奚呦的眼睛,他不想就这么算了,但是触及到奚呦的目光,他又很快妥协了,拉着奚呦的手,带她离开了包间。

    之后的事用不着霍明昭操心,他的秘书陈驰已经报警,加上监控,包厢里但凡对奚呦动手的人一个也逃不了。

    至于今天在场的其他人会对奚呦和他的关系做什么揣测,霍明昭无心顾及,或者说,今天他出头,就是想告诉这个圈子的所有人,奚呦有他霍明昭罩着。

    ……

    烟雨楼的顶楼是一个露天的小花园,经理提前让人清了场,霍明昭一路沉默,在小花园坐下后,才放开奚呦的手,招来服务生开了一瓶酒。

    霍明昭是老板,上的自然是烟雨楼最好的酒,可喝酒的人没心思慢慢品,仰头就猛灌了一口,这才将心里积郁的闷气压回去了一些。

    奚呦知道霍明昭是在生气,也能猜到他在气什么。

    其实霍明昭这人,别看他好像什么都不在意,在风月场所也是玩得最开的那个,但是他特别有正义感,骨子里,是有侠气的。就算今天被刁难的不是自己,霍明昭遇见了,也会出手相救。

    旁边就是空杯子,奚呦坐到霍明昭对面,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举起来晃了晃:“我敬你一杯,感谢霍总为我解围。”

    深棕色的眼眸抬起来望向她,直勾勾的,毫不掩饰,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桃花眼微微挑起,是奚呦最熟悉的模样。

    举起的酒杯似乎突然加重了,奚呦有些拿不住了,心砰砰地跳动着,她觉得皮肤快要被霍明昭不加掩饰的眼神灼伤了。

    在她收回手之前,霍明昭终于慢条斯理地举杯和她轻轻碰了一下,声音有些低沉:“不客气。”

    之后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默契的你来我往,将一瓶酒喝完了。两人的酒量都不错,虽然有了醉态,但意识都是清醒的。

    “我送你回去。”霍明昭率先站起身。

    有了前车之鉴,奚呦多问了一句:“有人开车吗?”

    “有,陈驰开车。”

    “你朋友?”

    “不是。”霍明昭看着她,眼神幽深,带着些别的情绪,“是我的秘书。”

    奚呦点点头,没深入这个话题,好像并没有被哪个字眼勾起回忆。

    霍明昭的眼神很复杂,盯着她看了许久,才收回目光,走在前面:“走吧,一起下去。”

    烟雨楼外,陈驰早就配合警察处理好了骚扰奚呦的那几个人,提前等候着了。

    这次不是骚蓝色的帕加尼Huayra Dinastia,而是换成了黑色的迈巴赫,结合霍明昭今天一身正经的西装,奚呦猜测,霍明昭应该是从公司过来的。

    迈巴赫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男人,正打开车门等霍明昭和奚呦上车,但奚呦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她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看什么?”霍明昭时刻注意着奚呦,当然看到她往陈驰脸上多看的那几眼,比看自己的次数还多,霍明昭心里不是滋味。

    “没什么。”奚呦赶紧钻进车里坐好,生怕霍明昭忽然冒出什么别的话,让她无从招架。

    系好安全带,霍明昭吩咐道:“陈驰,开车。”

    迈巴赫迅速掉头,驶入主干道,融入城市的车流中。

    霍明昭扯开了领带,又解了几粒扣子,车上暖气充足,不冷,只是喝酒后的皮肤泛红,连同锁骨也红了,有种颓靡又秾艳的气质。

    奚呦无意中瞥了一眼,赶紧移开了目光,心跳却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陈驰从后视镜看到了,但他早就习惯了自家老板这种无意识开屏展现魅力的行为,十分淡定地说:“霍总,车里有解酒药。”

    霍明昭下意识地就想说不用,但想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喝了酒的人,改口说:“给我。”

    正好前面就是红绿灯,陈驰停稳了车,才从储物柜取出解酒药和一瓶矿泉水往后面递,霍明昭伸手接了,但转手给了奚呦。

    陈驰又看到了,不过他专心开车,假装没有看到。

    奚呦反应过来,也没有矫情推脱,取出一颗混水服下,又对霍明昭道谢。霍明昭则又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半晌后,拿走她手里的矿泉水和解酒药,自己拆开也吃了一颗。

    奚呦:“……”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还是保持了沉默。

    陈驰却看得清清楚楚,他的老板竟然喝了别人喝过的水!

    这不就等于,刚刚两人间接接了个吻吗?

    咦惹~好刺激啊!

    但后排的两个当事人,一个隔窗望着外面假装看风景,一个靠着椅背闭眼假寐,陈驰原本八卦激动的吃瓜心情,也被这种气氛弄没了。

    又走了一段路。

    “他没你好。”

    霍明昭忽然开口打破沉默,但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车里剩下的两个人都没有听懂。但这不妨碍陈驰吃瓜,他屏气凝神,等待着后续。

    奚呦刚才有点走神儿,压根没听到霍明昭说了什么,见他睁开眼看着自己,她也坐直了,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霍明昭偏着头看她,锋利的下颌线紧绷着,深棕色的眼眸里盛满了某种难言的情绪,仿佛下一秒就要溢出来,他说:“陈驰没有你好。”

    正在开心吃瓜,忽然被老板cue到的陈驰:“???”

    霍明昭继续说:“他很笨,还啰嗦。”

    很笨很啰嗦的陈驰:“???”

    “他泡的咖啡很难喝,挑的领带也很丑,生日只会买蛋糕,蜡烛插得和我年龄一样多,不会做饭,鸡蛋总是会煎糊。”

    陈驰:有被打击到。

    “三年前的事情,我不做辩解。”霍明昭的声音也带着浓烈的情绪,借着那点酒意,便想着将什么都说出来,“奚呦,有一句话,重逢那天,我就想告诉你了。”

    “我喜欢你,我想要重新追求你,我想给你撑腰,让别人不敢欺负你。”

    “柏原说你或许有男朋友了,劝我放弃。”霍明昭嗤笑一声,“我才不放弃,有男朋友又怎么样,只要不是你的丈夫,我就有信心把你抢过来。”

    “奚呦,只要你没结婚,我就会追求到底。”他神色认真地说。

    听了全程的陈驰:卧槽,老板这番发言很危险啊!

    听完霍明昭的话没有震动是假的,奚呦甚至都能感觉到全身的血液直冲上脑海,把她的思绪搅得乱七八糟,心脏也砰砰砰地直跳。

    世界短暂地静止了片刻,奚呦强迫自己很快的冷静了下来,仿佛并没有将这些话放在心上,只是看着他,淡淡地回应了一句:“霍明昭,你醉了。”

    陈驰:啧,目睹老板被拒现场,他感觉自己在失业边缘徘徊了。

    陈驰余光往后面瞥了一眼,只见霍明昭深棕色的眼眸里闪过黯然和落寞,但很快又重新闭上,靠坐回去,没再继续发表危险言论。

    车里又安静了下来,半小时后,迈巴赫停在了一品居外。

    奚呦开门下车,站在路边,迈巴赫的车窗摇下来,霍明昭看着她,眼尾有些红,可能是喝酒的缘故,也可能因为别的,奚呦没敢细想,想多了,容易动摇。

    “什么时候把猫还给你?”霍明昭问。

    “你养吧,我原本也打算送人的。”家里周晓年和奚凯荣都不喜欢小动物,从小就不准奚呦在家里养宠物,所以奚呦当时捡了那只小奶猫,也没有想着自己能养。

    “那你——”霍明昭可能误会了什么,语气都带上了委屈,原本多情的桃花眼,因为眼角的绯色也变得楚楚可怜,他问,“那你还想看猫吗?”

    霍明昭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奚呦根本没办法拒绝,只能在他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霍明昭情绪果然好了一些,又问:“那我可以给它取名字吗?”

    奚呦:“现在已经是你的猫了。”

    霍明昭若有所思,看着奚呦,很快有了想法:“就叫西柚吧。”

    奚呦无语地看着他:“……”

    陈驰心里啪啪鼓掌:老板好手段!

    霍明昭解释:“是东南西北的西,柚子的柚。”

    奚呦没和霍明昭计较,只说:“你开心就好。”

    目送奚呦走进一品居,霍明昭才吩咐陈驰回公司,迈巴赫开出去,陈驰瞥一眼后视镜,见霍明昭心情还可以,就说:“霍总,其实我之前见过奚小姐。”

    霍明昭抬眸问:“什么时候?在哪里?”

    “就您上次胃出血住院那次。”陈驰老老实实地交代,“在医院的便利店碰见的,那个红色的盆子,就是奚小姐让给我的。”

    陈驰这么一说,霍明昭就有印象了,不过那盆他没用上,醒来后,他就出院了。

    “盆呢?”他问。

    陈驰也没有多想,就说:“我想着不能浪费,就拿回家给我妈种葱了。”

    霍明昭:“还给我。”

    “……”昭明智谷的大老板,现在和秘书斤斤计较一个九块九的塑料盆,陈驰内心震荡,嘴上却答应下来,“好的霍总,那里面的葱——”

    霍明昭很大方:“葱不要,我只要盆。”

    陈驰:“好的。”

    ……

    回到公司,霍明昭就连着开了两个会。昭明智谷近几年扩展的业务越来越广,不仅和政府有多项合作项目,旗下产业还涉及到了房地产。

    海城最出名的智能化公寓江汀小筑,就是当年昭明智谷发迹的根本。近一年,霍明昭也打算重拾旧业,打造更加高端智能化的小区。

    这几天开会,也多是就选址问题进行综合评估,海城各区评估下来,霍明昭最看好的是宝山区那块地,如果能拿下使用权,未来几十年,稳赚不亏。

    散会后,陈驰打算泡了咖啡送到霍明昭办公室,但又想到之前在车上,霍明昭吐槽他泡的咖啡难喝,想了想,陈驰还是打算下楼去买一杯,结果刚走到公司大门口,就看到江汀从车上下来。

    “陈秘书!”江汀喊住他,然后朝他走了过来,“明昭哥哥在公司吗?”

    陈驰跟在霍明昭身边也两年多了,打发女孩子很有心得体会,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霍总不在,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清楚,但我见到霍总,会第一时间向他转达江小姐来过公司。”

    江汀当然不信陈驰说的话,霍明昭的行程表就在她的包包里,她是掐着点刻意过来,但陈驰这么说,江汀也不能直接拆穿,于是假装很难过很遗憾的样子撅了噘嘴,说道:“这样啊,那我白跑一趟了,原本还想约明昭哥哥吃晚餐。”

    陈驰保持微笑,一副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的表情。

    江汀十分善解人意:“那我改天再来吧,陈秘书再见。”

    送走了江汀,陈驰回到秘书办才想起自己下楼忘了买咖啡,于是只能顶着霍明昭的嫌弃,亲手泡了一杯咖啡送过去。

    霍明昭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陈驰把咖啡小心翼翼地放在书桌上,霍明昭回头看了一眼,嫌弃的表情透过俊朗的五官准确传达给了陈驰。

    陈驰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不怕苦不怕累,老板骂也无所谓!欧耶!

    打完电话,霍明昭取下大衣穿上,又拿起车钥匙,准备外出。

    陈驰:“霍总,要我跟着吗?”

    “不用。”霍明昭说,“桌上的咖啡你喝了,别浪费。”

    陈驰:“好的。”

    被老板嫌弃,陈驰声音有点低落,霍明昭听出来了,瞥他一眼,但想错了陈驰低落的原因。

    “别羡慕我可以早退,我们做老板的,你羡慕不来。”

    陈驰:做老板了不起哦。

    霍明昭走到办公室门口,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停下来,转过身提醒陈驰:“明天上班,别忘了把盆带来,忘了就扣你工资。”

    陈驰:呜呜呜,老板真的了不起呢。

 

爱你稍稍迟: 4.醉了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