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小室内,烛光摇曳,面容精致的女孩披散着黑发,跪坐在神明面前,鸢色的眸子中,满是虔诚和专注。

    乌黑石板上,神明面露笑容,双目注视着女孩的方向。

    万籁俱寂,微光朦胧,似是一副庄重却不失温馨的画卷。

    然而事实上——

    小室,是狭小的厨房。

    石板,是简陋的流理台。

    蜡烛,是因拖欠电费而点。

    而女孩和神明,一个跪坐在地板上,一个趴在流理台上,两双眼睛都泛着诡异的光,正死死盯着摆在他们之间的……那盆海带。

    女孩名叫太宰真萌,而这不像神明的神明则是她的第三任监护人夜斗。

    “咕咚。”

    “咕咚。”

    响亮的两道,是咽口水的声音。

    轻舔唇角,太宰真萌视线不离海带,认真问道:“夜斗,你说这个海带,它管饱吗?”

    思索片刻,夜斗严肃答道:“它不是管不管饱的问题,它是那种……那种我们很久没有吃到的加餐啊!”

    “有道理。”太宰真萌点了点头。

    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她随手捡了片海带,缓缓往嘴里送去。

    这一行为无异于虎口夺食。

    仿佛正在狩猎的野兽,夜斗立刻出手将海带截胡,并给出了正当理由:“生的不能吃!”

    “嗯?”太宰真萌抬头脑袋看他,“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她的视线中,夜斗两手抓着截胡来的海带,像仓鼠一般拼命把它往自己嘴里塞去。

    你刚是说不能吃?

    空中仿佛传来了打脸的声音。

    看着夜斗一边飞速地往自己嘴里塞着海带,一边继续直勾勾盯着海带盆,完全没有空回答自己疑问的样子,太宰真萌眯了眯眼,毫不掩饰地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

    她知道夜斗在想什么,他肯定是在担心她把被截胡的海带抢回来,也担心她趁着他吃的时候把剩下的海带抢走。

    以己度人!

    都已经进了他嘴的东西,她怎么可能再抢回来啊!

    他担心,她还嫌弃呢。

    更何况……这本就是她故意引导。

    这样想着,她脸上的笑容更甚,几乎把“有诈”两个字写在了额头上。

    嗯?

    夜斗瞟到她一眼,心里不自觉咯噔一下。

    嘴里的海带突然就不香了。

    不,应该说本来就不香。这普通海带完全比不上的腥味,甚至让他感觉有点反胃。

    可是自己抢来的海带,哭着也要吃下去。

    憋着一口气,他把最后一口海带咽了下去。

    然后……他的脸当时就绿了……

    这绿色在他打了个嗝之后愈发浓重。

    他确定了,这海带现在是真的不能吃。

    回味中的腥气居然比吃的时候更重!他差点被熏得午饭都吐出来!

    还好还好……

    他拍了拍胸口。

    还好没有把中午偷吃的糖吐出来,差点亏了。

    见到夜斗的反应,太宰真萌放声大笑起来。一边笑着,她一边略带嫌弃地把海带盆稍推远了些。

    既然这海带现在吃起来和闻起来一样腥,那她就放心了。

    这是她和夜斗去拜访好友埼玉时得来的海带。对方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只能偶尔邀请他们去摘些特产这样子。

    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处理这些打怪人掉落的海带呢?

    太宰真萌继续跪坐在海带盆前,双手托腮,沉思。

    而趴在流理台上的夜斗则是意识到自己被耍,恨恨地看了太宰真萌一眼。然后……认命地伸手摆弄起海带来。

    虽然腥味太重,但比起孤儿院里少得可怜又千篇一律的伙食来说,这些海带也不失为一顿美食了——如果可以好好处理的话。

    来报告的小萝卜头急匆匆跑来时,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幅场景。

    晃动的烛光,长发飘荡的女孩,趴在流理台上的神明,还有神明从脸盆里捞起的那暗色的不明物体,这一切组合成了可以存在于恐怖片中的画面。

    倘若来人是个胆子小的,当场就能吓出尖叫。

    可对于这样的场景,小萝卜头已经见怪不怪。他迈着小短腿跑到太宰真萌身边,自以为小声地汇报起自己偷听到的事来。

    此时,太宰真萌正全神贯注看着海带盆。

    ——海带啊海带,你已经是一盆成熟的海带了,该学会自己处理自己了。

    海带:你在做什么梦.jpg

    听完小萝卜头的话,她顿了顿,停了两秒才问道:“你说我哥?来收养敦?”

    把亲妹妹丢在这里三年,至今都没再来过一次不说,一来就要收养别人?

    人干事?

    她第N+1次怀疑自己跟哥哥是不是亲的,否则怎么每次丢下她都可以那么狠心。

    至少……偶尔来看她一眼不是?

    她看向小萝卜头,又问道:“你确定那是我哥吗?”

    被这么一问,小萝卜头愣了愣。

    他只在太宰真萌手里见过太宰治小时候的照片,并不能肯定现在在院长办公室的那个人就是太宰治。

    摇了摇头,他歪着脑袋不确定道:“可能只是和萌姐姐长得像?那个哥哥都没有说要找你唉。”

    因那人跟太宰真萌长得很像,他在对方刚进孤儿院时就跟了上去。可是……直到他来找太宰真萌,对方都没提过一句妹妹。

    “啊!!”他恍然大悟,“那一定不是萌姐姐的哥哥!”

    是他搞错了。

    然而一抬头,他却发现太宰真萌已经不见,眼前只剩下了正研究怎么腌海带的夜斗。

    夜斗一边跟海带做着斗争,一边叹了口气。

    他的意见和这小萝卜头相反:那个人99%是太宰治!

    毕竟太宰治这人……行为迷惑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见过跟神明许愿让神明抚养妹妹,自己立刻拍拍屁|股走人,还在愿望上加附加条件,还拖欠香油钱的哥哥吗?!

    等下,香油钱!

    夜斗突然怔住,停顿几秒后,他丢下了手中的海带,抱着只装有没几枚五円硬币的酒瓶,拔腿朝太宰真萌离去的方向奔去。

    ·

    院长办公室。

    太宰治刚跟院长商量好收养事宜,就听到了大门被踹开的声音。

    一回头,他见到了正气鼓鼓看他的太宰真萌。

    半点没有被抓包的自觉,他很自然地朝太宰真萌打了个招呼:“晚上好~我亲爱的妹妹。”

    自然得就像他们刚刚才见过一样。

    可是,他们明明已经三年未见。

    太宰真萌有时候甚至怀疑她哥哥是没有心的。

    如果是正常的哥哥,就算有不将她带在身边的理由,也该来看看她吧?

    可她的哥哥……不止不来看她,还不许她回横滨。

    夜斗也太老实了,明明她哥哥连香油钱都没给,他却乖乖跟她在这里待了三年,也认认真真履行约定抓了三年试图回横滨的她。

    可恶!狗哥哥!傻夜斗!

    踏进办公室,她深吸一口气喊道:“太!宰!治!”

    太宰治夸张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往后退了两步回应道:“啊~我亲爱的妹妹~哥哥知道你见到我很开心,但你要照顾一下哥哥的耳朵啊,聋了怎么办?”

    “聋了最好!还有!我看到你才没有很开心!”太宰真萌快步上前,朝太宰治扑去。

    虽然三年没见,兄妹之间的默契却依旧,太宰治一个侧身,就轻松躲开了她。

    失了目标,太宰真萌轻飘飘落地。

    她没再开口,也没新的动作,只仰头看向太宰治,默默咬紧了下唇。和哥哥一样的鸢色眸子中,委屈似乎要满溢而出。

    对视,一秒,两秒,三秒……

    太宰治首先败下阵来。

    这是他亲爱的妹妹啊。

    嘴角的弧度加深,他向前迈了步,伸手想揉揉自家妹妹的脑袋。

    然而就在这时,太宰真萌瞬间变脸。

    ——委屈和狡黠之间,只差一个哥哥主动靠近的距离。

    让你丢下我!尝尝能让神变绿的味道吧!

    这次,她成功跳到了太宰治身上,并且用她抓过海带的手糊了哥哥一脸。

    这大概就是海带耳光吧(bushi)

    鼻翼间满是与众不同的腥臭味,太宰治脸色骤变。

    他一边试图将太宰真萌从自己身上扯走,一边喊着:“哇——好臭啊!臭妹妹!快走开!”

    “臭哥哥!你才臭!臭死啦!”太宰真萌一手死死勾着太宰治的脖子,一手认真糊着哥哥的脸,力求不放过每一寸皮肤。

    打闹间,太宰真萌突然看到眼前缓缓飘落了几缕熟悉的丝状物。

    ——这黑色的,长长的,不正是我的头发吗?!

    ——为什么?为什么又掉了几根下来?今天掉的头发有点过分多了吧?

    ——这难道跟带她采摘海带的人没有头发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太宰真萌心塞不已,正想跟哥哥诉苦,却听耳旁传来了自家哥哥很没心没肺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我亲爱的妹妹,你是要秃了吗?”

    太宰真萌:“?!!!”

    狗哥哥!

    不能忍!

    “你再笑!”她伸手揪住了太宰治的头发,威胁道,“你再笑我就先让你秃一下!”

    “别这样啊真萌~”太宰治看着她的眼睛,顿了顿,然后认真道,“我们家总要有一个不秃的嘛。”

    太宰真萌:“???”

    狗哥哥!你能不能说句人话啊!

    “你再说!”她看着太宰治,试图用眼神威胁。

    然而太宰治却不吃这套,再度挑衅:“哥哥说的是事实——”

    狗哥哥,你还敢!

    太宰真萌狠了狠心,手上微微用力。

    “啊啊啊啊!哥哥错了!”

    哥哥错了,下次还敢。

    就在兄妹俩友爱沟通之时,办公室的门再次被踹开。

    兄妹二人动作一顿,齐齐朝门口看去。

    唉?

    太宰真萌瞬间眼神一亮。

    这个人,是她的第二任监护人,也是她记忆中最温柔待她的人。

    她麻利地在太宰治的衣服上擦了擦手,顺便跟太宰治做了个鬼脸后,立刻跳回了地板上。

    喜滋滋转身,如刚刚扑向太宰治一样,她迈着欢快的步伐朝门口那人扑去。

    她感觉,她大概可以回横滨了。

 

我薅哒宰头发的那些年[主文野]: 1.第 1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