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和大佬那些年 > 3.新房子
我和大佬那些年  作者:白头不渝
    宋大伯捂着胸口,简直要被活活气死,他大喘着粗气儿,大伯母一面扶着他,一面喋喋不休骂起来。“你读书读傻了吧,自家的钱只管往外送,真是能耐了,没钱了哪里有好日子能过!”

    亲戚们炮口一致对准宋淼,“宋淼你年纪小,什么也不知道!”

    宋淼站着任她们说,只是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哀伤。

    她走到成爷和京爷面前,“京爷成爷,请你们看在我爸的面子上,做个裁断吧。”

    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去做了。

    宋大伯缓了老半天,好不容易缓了点听见她这话,手指尖一个颤抖,眼睛就又给闭上了。

    大伯母推开一群人,气势汹汹走到宋淼跟前,指着鼻子骂,“你个没良心的,你把你大伯气死了拿命来偿啊!你这侄女儿,我和你大伯认不起!”

    宋淼脚尖磨磨地,眼底深处,波澜不惊,哪有一点难过哀伤?

    这些人不值得,说到底不过都是想吸她的血而已。

    今天倘如她示了弱,是,回头有钱花,依旧是个娇滴滴的富家小姐,但以后也同样要受这群子人挟制,没得半点自主!

    钱总是要花的,与其给了这群“亲人”,她倒宁可给送出去!

    成爷再也忍不住了,阿京怎么还没动作,他打什么算盘呢?

    算了,甭管什么打算,他要先把人保下来,“啧,吵吵闹闹的可真精彩。”

    成爷鼓了鼓掌。

    刚刚怒气上头的大伯母脸色瞬间变白,肉眼可见的灰败起来。

    “你想好了?”这是成爷第二句话。

    全场盯着宋淼,宋淼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垂着头,声音微弱却没有犹豫,“我确定。”

    宋大伯眼皮子又一颤,褶皱堆在脸上,肌肉动了动,彻底晕了过去。

    京爷站起来,阿成已经催促了他几次了,也差不多了。

    “你是老先生的独生女,老先生走了,剩下的家产自然是由你处置。”

    宋淼又捻了捻指尖,她扭过身,卷曲的黑发在脸上落下阴翳,旁人看的不甚分明。

    “诸位叔伯,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是我不想见大家再吵下去,我年纪小,能力弱,什么也担待不了,只能卖了钱捐出去。还望各位叔伯体谅。”

    二伯母阴阳怪气,站在人群嘲讽。“算了吧,我们体谅你,谁体谅我们哪。”

    宋淼看向她,扬声道,“我也知道各位叔伯都有自己难处,我是个不肖的,今日正好趁着人都齐,把我在族谱上抹了名字吧,也请各位叔伯消气。”

    哟,够狠心。阿京把玩着核桃,觉得不虚此行。

    要想彻底摆脱这些吸血虫,就要脱离宋家。这宋小姐分明遗传到了她爸的手腕。

    变卖财产,假借保管之名,激发怒气,最后人也自由了,也有钱了。

    宋淼的主意会成真。

    因为有脑子的宋大伯已经倒了,只有个二伯母,也是急性子没理智的。

    “抹了,赶紧抹了,你个丧门星,刚回来就克死你爸,如今连你大伯也不放过了,赶紧抹!”二伯母声音尖利,咆哮的模样像只斗鸡。

    *

    宋淼过了好些天清静日子。

    她没钱了,也没人来缠她了。

    托着那两位大爷的福,她把财产都给变卖了。

    出乎她意料的是,他们居然没把钱都给拿走。

    “说的保管,就保管。”面上有疤的成爷独自过来专门把钱给了她。

    “嗯。”宋淼没有推辞,她是做好了花钱消灾的心理准备的,花钱请外援她好歹还能剩下来点过日子,真给了那群亲戚怕是一分钱都没有了。

    不过,如今能剩得更多,自然更好。

    她接过钱,随手拿了一摞银票给成爷,“也劳烦您二位了。”

    阿成咂摸咂摸,也没客气就收下了,这小丫头挺会做事儿。于是他索性卖个人情,“宋家那个老头儿醒了,你这里要是收拾好了,不如尽早换个地方住吧。”

    宋淼现在住的宅子也是已经给卖了的,成爷的话提醒了她,恐怕宋大伯醒了听了后续事情反应过来了这是个圈套。

    “谢谢您。”宋淼道。

    成爷笑道,一股彪悍匪味儿,“谢我干什么?要谢也是谢我们老大。”

    宋淼微微一笑。

    大伯母一脸的伤。她畏惧的缩在一边,哭天抢地,“都是那丫头耍滑头,老二家的没脑子才把事情搞成这样的!”

    地上散落着碎瓷片和乌黑的药汁。

    宋大伯半靠在床头,拐杖尖儿指着大伯母,“她蠢你也蠢!”

    大伯母哭哭啼啼,“可是那丫头手里头也该没钱了吧。”

    宋大伯呸了一声,眉眼阴沉,“这话你都信!别说老三之前对崔老大有恩,那钱会不会收了,单说那小丫头,你觉得她会不给自己留一丁点钱?你真当她傻!”

    大伯母也反应过来,“对对,那丫头手里肯定还有钱。”她骂骂咧咧,“这丫头别落到我手里,扒了皮削了骨头也难解我心里头的恨!”

    宋大伯招招手,大伯母凑过来,两人嘀嘀咕咕了一阵子。

    大伯母抠抠掌心,这丫头的婚事总是要由他们做主的,呵,到时候老娘倒要看看由不由得她!

    宋淼怎么会不清楚那些人的图谋?

    俗话说的好,打断骨头连着筋,哪怕是去了族谱,她是宋家人这件事情回头也会被用来做文章。

    是以,等到宋家亲戚集团给她挑选好丈夫上门劝亲的时候,整个宋府旧宅早已经人去楼空。

    一番打算都落了空。

    宋淼看着车夫搬家具进新房子,想到宋家那群吸血的苍蝇现在的表情,心里一阵舒爽。

    “小姐,这箱子书放哪儿?”

    “就书房,里头左拐,小心点儿。”宋淼指了路,等到看着人都给搬的差不多了,就结了工钱。

    她买的房子是某个富人区的二手房。

    原来的房主卖了房就出国去了。宋淼对搬家这件事情筹谋也有段时间,丧事一完,她是一心想从宋家搬出去的,毕竟人多还不自在。

    如今这个二手房,啧,虽然说是二手,但其实原房主还没怎么住过,家具都没怎么添,还是一副空落落的样子。

    宋淼很满意,她可以住进来后慢慢添东西一点点装修,装修好了的话比起后世五星酒店的尊贵VIP套房也是不遑多让的。

    因为急着搬,宋家的许多旧东西她都给卖了,没一并带过来。眼下带过来的是原主从国外带回来的书和她爸收藏的字画啊什么的。

    有钱就是爽,全款买房无压力。

    宋淼扑在自己前几天刚订的大床上,惬意地眯起眼,然后恋恋不舍的坐了起来。

    她摸摸肚子。不行,还没吃饭呢。

    这个时候比较兴起别墅,但是并不是人人都有钱买别墅的,再者,财不外露。

    世道这么乱,一个小姐独自住在别墅里多危险!

    她住的是中上层阶级会住的地方——一梯一户的西洋式小洋房,而且这个楼盘安保良好,地理位置也比较接近南城的中心商圈,交通便利,经济发达。

    简直完美。

    她提着菜哼着歌儿上楼,穿越不赖嘛,如今她也是有房一代了。

    她加快了步子,然后微微一顿。

    楼梯上还有个戴墨镜儿的长腿青年。

    怎么他走路连个声音也没有啊。

    这就尴尬了。

    歌声瞬间消音,宋淼刻意放慢了步子,等到走到她住的二楼时,才猛地想起来,这房子总共就三层,第一层是宴会厅,二层是她家,那这位——莫不是三层的?

    她这时再抬头去看,只看见一角黑色的风衣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宋淼心底纳闷儿,到底是什么样的职业才会戴着个大墨镜,穿着个黑色大风衣?听见她唱歌也没个反应,自顾自地走,这青年可以,够装逼。

    宋淼拿出钥匙扭开门,心里还在想,这青年干什么的?她要不要作为邻居去拜访一下呢?

    等到煮好了米粥的时候,宋淼终于得出了结论,不管这人干什么的,最近她都不想去拜访了。

    唱歌实在太尴尬了。

    *

    宋淼想好要去做什么了。

    整理原身的书籍的时候,她翻到了原身的日记,上头记着原身在外国读了书,回来想做个英文教师。

    她装模作样思考了会儿,难道这就是她为什么穿的原因?替原身完成愿望?

    可是原身大概不知道,她英文是个渣啊。

    老师可以,英文不行。

    没什么事情做的话,帮小姑娘完成愿望也行。

    反正她闲。

    她想了想,不然做个国文老师吧,她是多么爱岗敬业的穿越人设,和原身的人生理想就差了一个字。

    最最重要的是,她能拿得出手的确保不翻船的大概只有国文了吧。

    宋淼夹起一根腌胡萝卜丝儿,慢慢的嚼咽。

    她第二天就花了钱请中介帮忙留意着相关信息,又从书店买了好几套国文教材抱回来研究。

    这几天来,她没有再见过那个穿风衣戴墨镜的长腿青年。

    但她也不在意,因为她要面试了,中介为她介绍了一份初中的国文招聘,地址离着她住的地方也不远。

 

我和大佬那些年: 3.新房子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