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戾大佬的作精小情人  作者:无能狂喵
    银黑色雷克萨斯停在高档奢侈品商场“悦· MALL”前。

    王枝枝打开车门,刹那间被震撼了。

    小说里的高档商场居然很像是水立方,类似于扁版魔方造型,三四层高,占地非常宽阔,面前邻着巨大无比的广场区域,而它则安静而沉默地停住在那里。

    背景是天空和远处的高楼大厦。

    墙面统一是不同亮度的金色方格,来回变幻,不时闪烁出“LOUIS VUITTON”“DIOR”等等品牌大字。

    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如同被现代时尚气息包裹出的金色琥珀。

    远远望过去充满了土豪气息,Money之蔑视。

    王枝枝跟着沈薄西走进去。

    一股凉爽的气息扑面而来,伴随着某种植物香味,仿佛是清晨森林里各种植物混合起来的,淡雅清凉。

    天花板点缀出一条细密而璀璨的金色枫叶线路,从门口直达视线尽头。

    ……简直有种戴着王冠走花路的心情。

    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吗?

    原本要跟沈薄西出来,她还是特地打扮了下的。

    由于大部分衣服都卖了,只留下几件经典款。

    保险起见,她穿了件赫本款小黑裙,戴黑色颈带,扎高马尾。出门前还在镜子前犹豫七八分钟,这幅打扮去商场会不会过于造作。

    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造作。

    这地方应该穿得珠光宝气,或者妖艳红裙再来啊,现在王枝枝反倒觉得自己配不上。

    一路都是美女,就算年纪稍大些的都显得很有风情。

    走过时,她们的目光会很轻巧,而不显过分关注地落在沈薄西身上,逡巡沈薄西后,再扫了眼王枝枝。

    搞得王枝枝不得不挺胸抬头,装得很有气势的样子。

    沈薄西穿了件带纹理的黑色衬衫,领口敞开两粒扣子,搭配深蓝色紧身西装小马甲,左手戴着块卡地亚,整体简单优雅不失干练,显肩宽腰窄腿长。

    早上王枝枝就被他惊艳过一回。

    沈薄西很有品味,无论是他别墅的设计还是服装的搭配,最重要的是他挑选的总是很符合场所和风格。

    沈薄西问:“想要什么?”

    介于她已经收了那条项链,并拿去转卖,王枝枝不好意思狮子大开口,就说:“买个包吧。”

    沈薄西:“好。”

    前面就是爱马仕,王枝枝进去逛。

    柜台小姐姐非常殷勤:“您好,欢迎光临爱马仕,请问这位小姐,您是想要随意观看,还是我给您做款式推荐?”

    王枝枝:“做推荐吧。”

    小姐姐:“好的。请问你有偏好的款式、颜色、类型,或者最新款、经典款或限量款吗?”

    王枝枝装作很熟稔的样子:“都可以。”

    小姐姐依旧微笑:“那我从今年春夏最新款包包给您推荐。请随我到这边来。”

    小姐姐带王枝枝进店里面,从夹子上拿出一个紫红色包包,向王枝枝微笑:“爱马仕今年一共推出了五款春夏新包。这是目前最受欢迎的单肩斜挎包,款式设计非常新颖,升级了包两侧的拉链口袋……”

    “稍等,我去接个电话。”

    “好。”沈薄西走到休息区,戴上蓝牙耳机,像是在交代工作。

    趁他离开,王枝枝暗戳戳问眼前小姐姐:“这款包包价位大概多少啊?”

    “这款售价目前23万元。”

    “嗯……就是……我想问你……”王枝枝有些羞涩,还是大胆地问道,“如果我现在买下这个包包,下午再拿过来,你们可以回收吗?”

    小姐姐愣了一秒,随后报之了然于心的微笑:“不好意思,不回收的。”

    王枝枝继续厚颜无耻:“那你有认识的回收的人吗?”

    “不好意思,这个我们不太清楚。”

    “好吧。谢谢了。”

    哎,有点过于丢脸。

    估计现在在柜台小姐姐眼里,自己就是个穷酸小蜜吧。

    昨天刘广源那个傻直男居然在朋友圈里面发转卖信息,他才刚毕业,也不能说是王枝枝的东西(交代过不能泄露出去),不得让人当成是卖高仿的吗?

    一晚上无人问津。

    让他去问当铺,当铺压价非常狠,那串全新、她都没戴过的蒂芙尼黄钻项链居然只以三分之一的价格回收。

    王枝枝简直快心疼死了,给当铺很亏,一件件卖又很慢……

    正兀自叹息。

    沈薄西接完电话过来问:“有看中的吗?”

    王枝枝摇头:“没有。”

    沈薄西提议:“那去下一家。”

    两个人在过道里穿梭,行人三三两两,商场里的香氛像是有层次,门口时是幽幽森林,到这却浓郁而低沉,如同午后的梦。

    王枝枝望见有个安全通道上方挂这个摄像头,酝酿了下说:“商场里好多摄像头啊。”

    “嗯。”

    “这么多高档奢侈品应该很怕人偷吧?”王枝枝自顾自地接下去,“让我想到好多电影里,有人还会在公司里安装摄像头盗窃机密呢。薄西,你有没有那种仇家,有可能在你公司里安装摄像头监控你的?”

    “那只是电影。现实世界里大家都是公平竞争。”

    “是吗?”王枝枝鼓起勇气,再接再厉,“但或者会有商业对手啊,或者嫉妒你的人啊,偷偷跟踪或者监控,像你这么有钱,肯定很多人眼红。”

    “眼红的人太多,我不用去担心他们。”

    “……”

    大佬,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光明磊落啊!王枝枝欲哭无泪。

    “枝枝,明天是董事会刘董五十岁生日。我想准备份贺礼。你能不能帮我挑一下?”沈薄西开口。

    王枝枝本想答应,骤然想起来,董事会成员过生日,沈薄西专程来商场挑选礼物,不就是小说里出商场后被车撞的时间点?!

    天啊!

    王枝枝立刻停住脚步,转头质问:“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不是说好专程给我挑礼物的吗?”

    这话声音有点大,正在隔壁跳鞋的苏颜,也就是王枝枝的死对头,主演《大明萌妃》的女主角也不由得望过来,跟着挑了下眉。

    “抱歉,刚刚才想起来。”沈薄西解释。

    “……”王枝枝气郁,快气死了!

    真的好想告诉他,大佬,你不作就不会死!

    他要是提早告诉她,她还可以做准备!现在可怎么办啊?!

    只是话说回来,就算她提早知道,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让大佬那天不要出门而已。

    “那你得补偿我,说陪我逛街就陪我逛街,不许走!”王枝枝借势提出要求。

    可恶的作者!就说是沈薄西从商场出来后,也不说到底是几点出来,现在她只能自己估摸时间,牵制住沈薄西。

    不知为何,沈薄西居然勾了下唇角:“好。”

    啧,太做作了吧!苏颜在内心嘲讽,沈薄西不过是让王枝枝帮公司的人挑件礼物,她就大呼小叫,气得不行的样子,好像沈薄西只能给她买礼物一般,还趁机要让沈薄西补偿她。

    果然是个作精。

    也就是脸好,过几年再看看男人吃不吃她这一套。

    王枝枝踩着高跟鞋走了两个小时,快累死了。她没什么想买的,给董事会成员买的礼物也是这个不满意那个不满意,就是耗时间。

    隐隐约约这事是在上午或者中午发生的,小说里沈薄西是下午被送进医院。

    沈薄西这人,雷厉风行的,如果不带王枝枝,自己出去买礼物,速度应该也很快,按理来说应该早就过了小说里设定的时间。

    走到珠宝专柜,王枝枝停在手链专区前,让对方把饰品给她看,扫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十二点四十三。

    过得好慢啊。

    沈薄西今天格外有耐心,一路跟在王枝枝身旁,并不说话,直至他接了个电话:“抱歉,枝枝,我要回去了,公司有点事。”

    王枝枝连忙回头:“不可以让别人处理吗?”

    沈薄西:“很重要的事。”

    王枝枝:“可是你说好要陪我逛街的,不能说话不算话!”

    沈薄西态度不容置疑:“抱歉,很重要。就这条手链,麻烦包起来。”

    王枝枝真的好无奈。

    一路跟着沈薄西到楼底下,真的要出商场吗?

    制造车祸也是要挑选时间段的吧,如果车流量很多,也许沈峰下不了手?

    也不一定。

    王枝枝不想冒这个险,但沈薄西公事为重,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快到商场门口时,王枝枝想了想:“薄西,我还没买东西呢,我要买包包!”

    沈薄西:“可以。速战速决。”

    王枝枝直接找了个店冲进去,扫了眼那些看起来鼓鼓的,比较大的包:“这个、这个、这个和这个、这个。全给我包了。”

    过于土豪,连柜台小姐姐都瞪大眼睛,她连“欢迎光临”都没说出口呢。

    路人纷纷望过来。

    沈薄西直接上前掏出卡:“麻烦帮她包起来。”

    两个小姐姐行动速度非常快,跟王枝枝确认一遍后便把包装进礼袋,在他们离开后,还诚心地朝他们的背影鞠了个躬:“慢走,欢迎常来。”

    王枝枝买完包,走到商场门口,外面车水马龙,心里依旧有点不确定,最后还是决定拼一把,直接歪在沈薄西身上:“啊,薄西,我的头好晕,你要不还是扶我到商场里休息会儿吧。”

    路线相似,苏颜正好就跟在她们后面。

    天呐,简直就没看过这么做作的人!作到没边了!

    沈薄西给公司董事会成员买礼物,她不开心;沈薄西有公事要办,她不让对方走;恃宠生娇,任意妄为,连看都不看,胡乱买包;

    现在居然还装病!

    这虚假的演技,真是……绝了!

 

穿成暴戾大佬的作精小情人: 6.我也骄傲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