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学习无心恋爱[重生]  作者:祝辞酒
    霖沐阳刚来就碰上开学考,所以他是争分夺秒的在记知识点,其他同学跑操都扶着腰喘不过来气,而他脸不红气不喘,还能背化学方程式。

    跟在霖沐阳旁边的荀钰吃惊之余还有些不解:

    这人学习劲头这么足,成绩怎么也不可能成那样啊。

    不听课也能考第一的荀钰不能理解——

    难道他是刻苦努力、天赋却不够的类型?

    霖沐阳不知道荀钰在想什么,专心背自己的方程式,能记一个是一个。

    有只小人坐在他肩膀上,举着双手向啦啦队一样给他加油打气:

    沐沐加油,你是最棒的!

    为时十五分钟的跑操结束后,一群学生从楼道往教学楼挤,霖沐阳就等在旁边,准备等人少了再走。

    等霖沐阳到教室,班里的人都回来得差不多了,他朝自己位置上走的时候,却瞧见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一班的人。

    看着站起来朝自己挥手的人,霖沐阳脚步一顿,张张嘴话还没说出口,荀钰的声音就从他身后传来:

    “陶哲你怎么来了?”

    笑吟吟冲霖沐阳挥手的,不是陶哲是谁。

    今天早上陶哲没来上课,霖沐阳以为经过昨天的事他会消极几天,却没想到跑完操回来就看见他乐呵呵的出现在他面前。

    霖沐阳回头看了一眼,就见荀钰不知道什么站在他身后,此时也颇意外地看着陶哲。

    陶哲抬手拍了拍自己面前的课桌,对两人道:

    “我从三班转来你们一班了。”

    陶哲坐的位置就在霖沐阳的后面,听了他的话霖沐阳一愣:

    “转班?为什么?”

    陶哲看了看四周,冲两人勾了勾手,那意思:

    过来说话。

    霖沐阳坐回自己的位置,然而刚坐下荀钰就拍了拍他的胳膊:

    “给我挪个位。”

    周桐还没回来,霖沐阳闻言抬头看了荀钰一眼,然后去了里面的位置,荀钰长|腿一垮,在他的位置上坐下。

    仔细打量了陶哲一下,见他除了黑眼圈有些重之外,表情并没有什么一样,荀钰暗自放了心:

    “怎么想起来转我们班了?”

    陶哲听后嘿嘿一笑,转眼看霖沐阳:“当然是因为霖同学了,不然那还能是因为你?”

    荀钰:“……”

    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

    霖沐阳一头雾水,抬手指了指自己:“为了我?”

    陶哲和荀钰关系好是兄弟,班上的大家都知道,在他们学校转班也不是什么新闻,但班里好多人此时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往霖沐阳荀钰他们三人这个方向瞟。

    同学们心里的想法很一致——

    新来的霖沐阳什么时候和荀钰还有陶哲两人关系这么好了?

    而处于大家视线中心的陶哲压低了声音,看着霖沐阳出口惊人:

    “霖同学,我想跟着你学东西,你缺不缺徒弟?!”

    陶哲这话一出,不仅霖沐阳的呆了,连他身边的荀钰也愣了两秒。

    掏了掏自己耳朵,荀钰看自己好友:

    “你说你想做什么?”

    陶哲眼巴巴的看着霖沐阳,声音更小了,几乎只剩下气音:

    “师父,我想跟你学抓鬼,我也想当天师。”

    这件事陶哲已经想了一晚上了,就是因为想跟霖沐阳学抓鬼,陶哲才会跟他爸说转班的事。

    因为是何俞菁的事,他爸正是对他满心愧疚的时候,所以一听儿子要转班,立马答应了,第二天一早就把事情办妥了。

    隔墙有耳,昨天发生的事情陶哲也没当着班上同学的面说,更何况家丑不能外扬。

    对上陶哲期待的目光,回过神来的霖沐阳赶紧摆手,一脸认真的拒绝:

    “我不收徒的。”

    天师哪里是那么好当的,没有天赋,苦练十年都不一定入门。

    陶哲连忙道:“实习的也行!我可以教学费,保证不会给师父你添乱。”

    霖沐阳还没同意,陶哲一口一个‘师父’喊得倒是挺溜,一点心里障碍都没有。

    霖沐阳才十六岁,接触天师这一行还没一个月,哪里能收徒,更何况陶哲也不是霖家的人,所以对上陶哲殷切的目光,他只能摇头拒绝。

    陶哲:“我可以实习!”

    陶哲下定了决心,不管霖沐阳再怎么说,他这个单方面的徒弟是当定了,谁说都不好使。

    就这样无缘无故多了一个便宜徒弟的霖沐阳:“……”

    小人们围着陶哲转了一圈,最后互相交流:

    “这个资质是不是太差了?能当沐沐的徒弟吗?”

    “他都没有自己的灵,应该很难吧?”

    “也不一定,没有天师血脉,但通过后天勤学苦练成为天师的人也不在少数。”

    “可是他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昨天见个鬼都吓成那样,他能吃这个苦吗?”

    小人们讨论得火热,霖沐阳见自己劝不听陶哲,便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身边的荀钰,眼里那意思——

    你劝劝你朋友。

    这还是荀钰第一次在霖沐阳脸上看见无可奈何的表情,觉得有趣吗,对上他目光后一耸肩,眼里是毫不遮掩谈的笑意:

    “你也看见了,他拜师意愿强烈,我也说不通,要不你就收下他吧。”

    旁边的陶哲忙不迭的点头:“是啊是啊,师父你就当多一个跟班跑腿的。”

    霖沐阳之前只知道做生意有强买强卖,却没想到收徒弟也有。

    陶哲都说到这份上,还一副不拜师不罢休的架势,到让霖沐阳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默了两秒后他才看陶哲:

    “我真没什么可教你的,你……”

    还没等他一句话说完,陶哲就迅速接过话头:

    “师父你不用管我,我可以在旁边看着自己学!”

    陶哲彻底把霖沐阳的话堵死了。

    就这样,霖沐阳猝不及防多了一个实习小徒弟。

    尘埃落定,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的荀钰转眼看陶哲,顿了顿才问他昨天的事最后怎么解决的。

    听了荀钰的话,沉浸在拜师成功的喜悦中陶哲表情一凝,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叹了口气后才道:

    “我爸要和何俞菁离婚。”

    这何俞菁都想让陶哲死了,陶家肯定还是容不下这种口蜜腹剑、心思歹毒的女人,离婚也是预料之中的结果。

    霖沐阳不是八卦的人,但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她不是还怀着孕吗?”

    虽说何俞菁有错,但她肚子里还没出世的孩子是没错的。

    荀钰也问:“都要离婚了,孩子她还要吗?”

    陶哲点头:“何俞菁说那是她的亲生骨肉,坚持要生下来,但不愿意离婚,甚至是以死要挟。”

    “不过我爸态度很坚决,说这婚肯定是要离的。”

    “考虑到她现在怀着孩子,所以会请人专门照顾她,直到孩子生下来,等她身体康复了,如果她要孩子,我爸每月会给抚养费,如果她不要孩子,孩子就由我家养,还是照样会给她一笔钱。”

    几年夫妻,陶和志对鬼迷心窍的何俞菁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毕竟要是陶哲没遇上霖沐阳,那他被林晶的阴气影响、被缠死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说完后陶哲又自嘲的笑了笑:

    “我之前以为她是真心待我的,这次她用自己和肚子里孩子的性命要挟不离婚,我也以为她是真的喜欢我爸。”

    结果在他爸把承诺给她的钱翻了一倍后,她只犹豫了两秒就答应了。

    哪有什么真心,不过只是为了钱。

    嫁给他爸是因为钱,之前对他那么好,是为了讨好他这个独子,后面怀|孕了就想替自己孩子解决他这个绊脚石……

    听了事情的处理结果,荀钰还有点不爽:

    “真是便宜她了。”

    霖沐阳在意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昨天你怎么跟你爸说的?”

    神神鬼鬼的事情,又没什么证据,陶哲他爸就这么轻易相信了?

    陶哲解释:

    “刚开始我爸是不怎么相信,但后面在何俞菁手机回收站里,找到了她和抓了林晶的那个道士的聊天记录,还查了家里监控,在开学之前,她的确趁我们都不在进了我房间。”

    自己端庄温柔的妻子想害自己儿子,这对陶和志来说无异于晴空霹雳。

    荀钰:“何俞菁昨天说你爸命里之后一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这我爸昨天也问了。”陶哲道:“不过何俞菁只说是一个算命的大师告诉她的,细节却不肯说。”

    提到这个陶哲就生气:

    “她是被猪油蒙了心吗?这种话都信,现在国家都开放了二胎好不好。”

    听了陶哲的话,霖沐阳看了他一眼,眼神动了动,没说话。

    “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上完厕所的周桐回来了,看见自己位置的霖沐阳和荀钰愣了愣,再看看陶哲,疑惑开口:

    “你们在做什么?”

    霖沐阳闻声回头,看见她后推了荀钰一把,催促:

    “周桐来了,你快回你的位置。”

    霖沐阳力气不大,荀钰一时不察,被他推得身子都歪了歪。

    周桐见霖沐阳跟荀钰动手,心一惊,就在她以为荀钰要生气的时候,后者却看霖沐阳一眼:

    “人看起来小小的,力气还挺大。”

    就这样说了一句荀钰就回自己位置了,周桐:“???”

    听不见声音,只能看见荀钰被霖沐阳推了一把的其他同学:“???”

    竟然不生气,荀钰什么时候转性了??

    …………

    马上就要开学考试了,物理老师讲完课后,离下课还有十分钟,他不顾台下同学的哀嚎,丧心病狂的发了一张卷子当课后作业。

    从陶哲这个角度,能看见他师父异常认真的后脑勺,望着专心做题的霖沐阳,陶哲心想——

    荀钰昨天果然是骗他,师父哪里是学渣。

    等下课后,刚晋升成为徒弟的陶哲拿着卷子走到霖沐阳身边,准备向师父请教一下自己不会的题,顺便刷一波存在感,给师父留下勤奋与好学、吃苦耐劳的形象。

    然而陶哲起身之后过去一看,就见十分钟过去了,他师父还停留在选择题第二道。

    陶哲:“……”

    余光看见陶哲,咬笔头的霖沐阳转脸看他:“怎么了?”

    作为一个合格且优秀的徒弟,对上霖沐阳的目光,陶哲脑筋转得前所未有的快,伸手一指霖沐阳卷子,一副惊奇的表情:

    “师父你这个D写得太好看了吧!标准得跟打印出来的一样!”

    被夸的霖沐阳:“???”

    周桐不可置信地抬眼看陶哲:“!!!”

    您大可不必这样闭眼吹。

    知道一切真|相的荀钰只觉得好笑,看着霖沐阳茫然的表情,没忍住勾了勾唇角。

    只有小人们望着陶哲,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如临大敌:

    糟了,这个新来的徒弟是个马屁精!

    竟然比我们还能吹!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重生]: 8.徒弟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