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烟花没有花 > 16.5-田澄-1
烟花没有花  作者:清音墨影
    “所以呢?”田澄叼着一根薯条忘了嚼,瞪大眼睛看着陆晚云问:“你们没有亲上?”

    “没有。”陆晚云低头拨弄着自己碗里的意面。

    “然后你就逃了?”

    “然后我就逃了。”

    “啧啧啧。”田澄靠到椅背上,“陆晚云你可真不是一般人。上辈子是禁欲修佛的吧。”

    “不然我怎么办?”陆晚云瞪她一眼。

    “扑倒他啊!或者被他扑倒也行啊!”

    “你开什么玩笑!”陆晚云啐她,“高正铭怎么办?”

    “高什么正什么铭,你未嫁他未娶的,连出轨都算不上啊。”

    “我没你那么奔放。”

    “哼,你倒是规规矩矩的,可是高正铭在外面有没有处处开花就不知道了。”田澄对高正铭一向没有好感。

    “他没有。那些都是逢场作戏。”陆晚云低头说。

    “废话,假戏成真的时候他又不会告诉你。”田澄又问:“所以你到底喜不喜欢蒋家哥哥啦?”

    她很满意地看到陆晚云犹疑了。

    陆晚云怔怔地盯着自己的叉子,半晌才说:“他很好。哪怕是听不见,不能跟我说话,也让我觉得……反而变成了他的优点。”

    “你搞清楚没有,他为什么会聋啊?”

    陆晚云飞了一个眼刀给她,“这种事情我怎么好问?他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里,听不见本身就已经够痛苦了。为什么要揭人伤疤?”

    她说着便低下头去,咬住吸管不放。

    田澄觉得自己再八卦下去,陆晚云就要哭了。

    陆晚云也拒绝跟她纠缠这个问题:“不要说我了。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我没有。”田澄立刻心虚地喝起水来。

    “你别想骗我。”陆晚云眯起眼睛,“原来我发消息给你,你都是秒回,电话也从来没有不接的,现在呢,周末的晚上人就消失了,回消息经常要到第二天,电话就算接了也是特别小声,支支吾吾的,不是谈恋爱是什么?”

    “你是陆尔摩斯么?”田澄嬉皮笑脸地转移话题:“你这么有推理能力,难怪敢确定高正铭没有在外面胡搞了。”

    “你呀……不肯说就算了,我看你能憋到什么时候。回头哭着跑来找我的时候别怪我不了解情况哦,到时候还得哭哭啼啼地从头说起。”

    陆晚云这句话一下打中了田澄的死穴。她埋头喝完整整一杯橙汁,纠结了半天,还是没能开得了口。

    毕竟她和秦书的荒唐事,有时候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如同做梦一般特别不真实。

    其实那天从同里回来,田澄是下定决心不打算再跟秦书联系了的。她连自己的“劳务费”都没收,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没有留,就怕会跟他纠缠不清。

    没想到那个周五下班的时候,她一出办公室就看见这个冤家站在她车边上。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班?”她劈头就问。

    “你在飞机上给了我名片,让我给你发邮件的。”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个蒂凡尼的浅蓝色盒子,满脸堆笑地问:“这个够不够付你的导游费?”

    田澄都没接茬,径直开门上车,谁知道他也跟着上来,坐在副驾驶座上自言自语道:“五千多块买来的呢,绰绰有余了吧!”

    “这位先生,我跟你好像不是很熟吧?”田澄转过脸冲着他说,“麻烦你下车好吗?”

    秦书简直就像没听见她说什么:“晚上去哪儿吃饭?”

    “我晚上约了人。”田澄没好气地说。

    “那你去吃饭,我在你车里等你。”秦书一脸认真。

    田澄其实没有约人,这会儿倒起了捉弄他一把的心。

    她一踩油门,径直开回了父母家。

    等她吃完饭,陪老妈看完两集电视剧,又陪老爸下了局象棋出来时,已经快半夜了。

    她走的时候把秦书赶下了车,让他在小区的花园里等着,心想他一个人又渴又饿,肯定呆不了多久,没想到她下楼刚走到车边,秦书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蹿了出来。

    “你可算吃完了。我这都快被蚊子咬死了。”

    田澄这下真的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你到底想干嘛?”

    秦书反而一本正经地说:“我刚搬过来,在你们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就认识你一个人,想找你吃个饭,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田澄语塞。确实没什么不正常的。倒是她自己做贼心虚了。

    “这么晚了,没什么可吃的了。”她嘴硬。

    “那麻烦你送我回去吧。”他倒也没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这么晚了,也没有车愿意往城外开了。”

    田澄感觉自己是自作孽不可活,只得默默地让他上车,开车上路。

    半路上,秦书的肚子一直在咕咕作响,她想装听不见都不行,终于在路过一个烧烤摊时,忍无可忍地停下了车。

    “我饿了,咱们随便吃点吧。”她仍旧嘴硬。

    秦书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她下来,由着她点了一桌子烤肉。

    “田澄。”等着上菜的时候,他一脸诚恳地对她说:“可能是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搞得比较尴尬,导致了你对我没什么好感。其实那天在飞机上,我真是心情太差了。你知道,我来这儿……不是为了什么好事来的。”

    他停了停,喝了口啤酒接着说:“但是后来吧,我发觉吧,我们俩真是……挺合拍的。哎你不要瞪我,我不是指那个方面……当然那个方面也是挺合拍的……我就是单纯地觉得,咱们做个朋友相处相处,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反正我在这儿也待不了很久,过几个月就回北京了。就这几个月,过去也就过去了。”

    田澄不知道他是不是事先排练好了这一通说辞,她只知道这个玩世不恭的家伙认真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说服力了。

    他说完了这番话,见田澄傻愣愣地看着他,便又露出了那个帅气又欠揍的微笑:“怎么,怕你这几个月就会爱上我,放不了手了?”

    “去你的!小爷我怕过谁?”田澄不屑地一拍桌子。

    就是她这一向死不认输的劲儿,让她把自己又扔到坑里了。

    后来秦书再找她,她就不好意思再拒绝了,否则好像自己真的怕爱上他了似的。

    一次次在他租的那座小楼里翻云覆雨时,她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合拍”,其实完全是用词低调。他让她觉得自己过去的二十几年都是白活了。可是这些荒唐事,她连陆晚云都不敢告诉,又能跟谁说呢?

    田澄是到上海采访的,跟陆晚云吃完饭便开车回苏州了,还好两座城市离得近,以晚上的交通状况,一个多小时她就可以到家了。

    开到同里古镇的那个出口时,她鬼使神差地就下了高速。

    夜半的古镇极其安静,只有小河上的红灯笼还亮着,给整个古镇笼上了莫名暧昧的气息。

    她停好车,一个人沿着青石板的小路往前走。

    走到小院门口时,她犹豫了。

    那栋小楼的对开木门大敞着,一楼二楼都亮着灯,是方圆几十米里唯一还没有休息的人家,在这一片黑暗中,仿佛是种莫大的吸引,勾着她情不自禁地就踮着脚尖走进去,踮着脚尖上了楼。

    秦书正在二楼深处的巨大画架前捧着颜料盘发呆。他面前是一副刚刚动笔的油画,画的内容……田澄完全看不出来。

    她脱了鞋拿在手上,像做贼似的慢慢接近秦书。

    “喂。”她走近了,拽拽他的衣服。

    他不耐烦地一抬手:“别吵。”

    田澄吐吐舌头,看他一副即将炸毛的表情,决定还是不要惹他的好。

    于是她又蹑手蹑脚地下了楼,坐在一楼宽大的罗汉榻上开始写稿。

    等她写完稿,刷完所有的朋友圈和微博,又在网上看了两集电视剧,秦书才飘飘然地从二楼下来。

    “哎?你来啦?”他见到她一惊,好像刚才把她赶走的是另外一个人似的。

    “哼。”田澄嘟起嘴。

    秦书爬到榻上,靠在她身边,“看什么呢?”

    “没什么。言情剧,你又不要看的。”

    他没接话,倒是饶有兴致地陪她把剩下半集看完,才捅捅她问:“几点了?你饿不饿?”

    田澄看看表:“快两点了。我晚上吃得饱,不饿。”

    “那我去煮碗面。你确定不要?”秦书说着就坐起来。

    “不要。哎,你今天吃过饭没有啊?”

    秦书仰头看天,想了许久才说:“吃过早饭。”

    “你这样会把身体搞坏的。”田澄也坐起来。

    “不要这么心疼我。”秦书转身吻她,“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吻完他就跳下榻去,一个人去厨房煮面了。

    “谁心疼你,美死你算了。”田澄躺回去继续看电视剧。

    秦书几分钟以后端着两只碗走了出来,一碗是他自己要吃的面,还有一碗是给田澄专门煮的水扑蛋,加了古镇特产的甜酒和桂花。

    “我都说了我不要吃了。”田澄一边说一边接过来。

    秦书是真的饿了,三下五除二就把那碗面吃光了。

    “我说你不要老是吃泡面好不好。”田澄把她吃剩了一半的酒酿蛋往他面前递了递,“稍微吃点有营养的会死啊?”

    “你不吃了?”他问。

    “不吃了。”

    他拿过她手里的碗,探身放到旁边的矮柜上,扭头就捧住了她的脸,深深地吻下来。

    “不要啦,一股泡面味儿……”田澄想躲,他却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把她的两只手腕捏在一起,用一只手就牢牢地按在了头顶。

    他身上有股混合了烟草和颜料的奇怪的味道,有点刺鼻,而他的唇一如既往地那么凉,仿佛刚吃下去的东西也并不能温暖他一分一毫。

    他极尽温柔地用空着的那只手探进她的衣服里,垫到她的腰下,把她抱得很紧很紧,像是要嵌进自己的怀里。

    “宝贝……”他哑着声音,十分肉麻地叫她。

    田澄投降似地闭起了眼睛。他太知道她的死穴了,从第一次就知道,所以他才成了她明知要命又放不了手的□□。

 

烟花没有花: 16.5-田澄-1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