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伪装学渣 > 第13章 第十三章
伪装学渣  作者:木瓜黄
    坐在他们俩前排的两位同学不动声色地将椅子一点一点往前拉,拖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声响,直到前胸紧贴桌边,勒得胸腔感觉有点窒息才罢手,竭尽所能地跟后面那排两位大佬拉开距离。

    贺朝:“你不至于吧,就摸一下。”

    “滚你妈的蛋,”谢俞说,“别随便碰我。”

    贺朝没说话,直接把手伸到了谢俞面前。

    谢俞看他一眼,想到他刚才那句‘我对他还挺感兴趣的’:“想切磋?”

    “摸吧,让你摸回来。”

    谢俞:“……”

    最后一个自我介绍的同学从台上走下来,徐霞咳了声,暗示某两位同学遵守一下课堂纪律:“今天的班会就开到这里,住校的同学一定要遵守学校规章制度,我不希望课后花时间去处理你们这些学习以外的事情,自己心里有点数。”

    课程表连着通知书一起发下来,徐霞又说:“刘存浩,这几天你先担任一下临时班长,你有经验。”

    刘存浩心如死灰:“……啊,是。”

    “哎,你那个指甲油到底怎么回事?”消停没两分钟,贺朝又问。

    谢俞觉得这人真的烦。

    黑色指甲油那事。

    谢俞没想到它能给自己的履历里添上这么浓墨重彩的一笔。

    差不多是半年前,黑水街举办过一场舞蹈大赛。

    居委会在街道里拉上横幅,呼吁大家踊跃报名,宣传阵式空前浩荡。但是根据标语就能看出来,这次比赛针对的人群压根不是青少年,因为上头写着:重拾青春,找回年轻时候的自信!

    当时大美美国签证刚刚下来,再没多久就得走了,走之前非要拉着他们报名参加。

    周大雷哪里会跳舞,当场拒绝:“我不要,太羞耻了,你是怎么想的——跟一群居委会大妈比赛跳舞?你疯了?”

    谢俞也说:“大美,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不说那些居委会大妈了,就连许艳梅和雷妈两个人也早早地为这个舞蹈比赛做足了准备。

    谢俞还被梅姨拉去广场围观了一下她们妖娆多姿的扇子舞,绿色扇子,贴片闪闪发亮。

    雷妈年轻的时候据说是十里八乡最好看的姑娘,但是现在早已经吃成了两百多斤。最后等她们舞完,谢俞站在广场中央,百感交集地挤出三个字来:“……挺好的。”

    大美这次特别认真,他们以为撑死了也就是三分钟热度的事儿,大美缠了他们三天。

    前所未有。

    周大雷苦口婆心:“给我一个理由,大美,你给我一个克服羞耻的理由。”

    大美叹一口气:“哥,我马上就要走了你就这么残忍,连我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肯满足?”

    周大雷:“你不如要我去给你摘天上的星星,小淘气。”

    大美:“……”

    大美又看谢俞,谢俞连话都不想说,直接走人:“我回家吃饭去。”

    最后还是熬不过这位小淘气。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大美把两个人叫出来,三个人吹着寒风蹲在马路牙子上,周大雷裹紧衣服,低着头保护发型,还是被吹成了一个傻逼。

    “大美,你想干啥?大半夜的?”周大雷觉得有时候兄弟也是需要教训教训的,“找揍吗。”

    大美逆着风,蹲在他们面前,调动浑身的情绪:“其实,我一直暗恋一个女孩儿,但是我不敢向她表白。你们也知道,我快走了……异地恋太幸苦,不想谈异地,异地这辈子是不可能异地的,只想在我走之前,让她记住我酷炫帅气的身姿这样子。”

    谢俞:“……”

    周大雷正是向往爱情和浪漫的年纪,也可能只是单纯被凌晨三点的寒风给吹傻了,一吸鼻子,犹豫了一会儿,有点动摇:“就没有别的方法吗,展现你酷炫帅气的身姿,只有这一种吗。”

    最后这比赛还是比了。

    只是三个人排队去报名的时候,气氛尴尬地让人窒息。

    “……老伴儿,你看这三个小伙子。”

    “这三个小伙子。”

    “小伙子?”

    谢俞三人:“……”

    大美对时尚的嗅觉十分敏锐,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他可能还要自己捣鼓着设计一套演出服,当他掏出一瓶黑色甲油的时候,谢俞是拒绝的:“你所谓的酷炫?”

    大美一边涂一边说:“贼□□酷,真的,谢哥,你信我。我昨晚连夜看了好几个视频,酷哥都是这个样子跳舞的。”

    托大美的福,他们的舞台造型不仅走在非主流前线,还加入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元素。

    比赛那天谢俞翘了课。

    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排练好,谢俞尬跳,大美舞姿妖娆柔美但是看上去很羞耻,周大雷就更别提了,实际跳得贼烂却自以为自己很不错。

    最后三个人就在场上一通瞎跳,动作也没记熟,三个人总有各种方式撞在一起,你嫌我碍事,我嫌你限制了我的发挥。

    谢俞第二天上课才想起来指甲没卸。

    周大雷就更惨了,他有一个网咖电竞小比赛,还挺正规的,小范围直播。当天晚上大概几万个人看着他用涂着黑色甲油的手握鼠标,另外五个黑指甲在键盘上不停敲击。

    这些倒也无关紧要,只有一点谢俞比较在意,直到大美走之后,他们也不知道那个女孩儿到底是谁。

    周大雷有回抽着烟分析:“其实,可能,我有个大胆的猜测,你说大美是不是爱上了哪个中年大妈啊?还是我们街区居委会的,但是他不好意思,怕我们用世俗的眼光看他……我操,这题这样也太超纲了……可如果不是的话,那这解释不通啊,台下根本就没有小姑娘。”

    谢俞没说那么详细,贺朝听了个大概,点点头:“哦……舞台效果啊。”

    他语气里的情绪太明显,谢俞道:“你好像很失望。”

    贺朝说:“啊,有点吧。”

    徐霞一宣布散会,大家就赶紧整理东西往外走。

    有几个男生嘻嘻哈哈站在三班门口已经好一阵了,这时候才拉开窗户,趴在窗户边上喊:“——朝哥,打球去啊。”

    总体上来说,贺朝人缘很不错。

    他是很容易结交狐朋狗友的性格,虽然大佬的名号威震四方,但是高一原班级有一堆男生跟他关系都铁,经常一起约着打球或者上网吧打游戏。

    沈捷也在里面,徐霞出门的时候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沈捷刚想说“走啊一起打球”,话到嘴边机智且生硬地变成了:“——我不打球,我看你们打,我胃直到现在还有点疼。”

    贺朝看起来心情不错,坐在座位上,身子往后仰,也冲他们挥了挥手:“走啊,球场见。”

    他说完,又低头从裤兜里掏出来一个口罩,正要往脸上戴,好像想到了什么,动作一顿,顺便问了句:“一起打球吗?”

    谢俞直接起身往外走:“不打。”

    贺朝耸耸肩,没说什么。

    等谢俞走到门口,贺朝突然在他身后喊了一声他的名字:“谢俞?”

    谢俞转过身,靠在门口看他,脸上就差没写“有屁快放”以及“你很烦”。

    贺朝已经把口罩带上了:“没什么,熟悉一下新同桌的名字。”

    “……”

    贺朝又说:“以后多多关照啊,同桌。”

    顾雪岚傍晚六点给谢俞打的电话。

    “晚饭吃过了吗?今天见到老师同学了吗?”顾雪岚问,“同桌人怎么样?”

    谢俞高一本来是有同桌的,后来随着名声越来越差,老师也对他采取特殊措施,让他单人单坐,顾雪岚不知道是听谁说的,知道他高二居然有了一个同桌,连忙打电话过来问。

    谢俞心道:……不怎么样。

    但是为了避免麻烦,谢俞随口说:“还行吧,阳光开朗热爱运动,就是成绩差了点。”

    顾雪岚不知道自己这个每次考试都倒数的儿子,为什么能那么自然地嫌弃新同桌成绩差了点。

    她又叮嘱了几句,大致意思还是不要惹事要好好学习,谢俞反应平平,除了“嗯”,没有别的话。

    “那我就不跟你说了,”顾雪岚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妈也管不住你,快成年的人了……做事情别再那么冲动。”

    谢俞道:“嗯,你早点休息。”

    谢俞倒是没惹事,但他那位阳光开朗热爱运动的同桌开学第一天就捅了个大篓子。

    ……皮得不行。

    去篮球场打个球把一个成绩名列前茅、年年得三好学生的男生给打了。

    徐霞从主任办公室里出来,她很久没有被这么训过,上头很生气,开学第一天发生这样的事情,问她是怎么管理班级怎么管理学生的。她站在那里低着头被数落半天,不知道是恼火还是羞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进了办公室就重重地把教案拍在桌上。

    其他老师被这动静吓一跳,抬头看她,看到徐老师脸色极差,一时间没人敢问问发生了什么。

    刘存浩正好过来交家长签字的通知表,徐霞气到面无表情,说话也冷冰冰的:“贺朝在不在教室,你把他叫过来。”

    刘存浩心里其实挺怕的,虽然大家都说西楼谢俞比较可怕,独来独往孤傲得很,东楼那位比较接地气,人还挺有意思的。

    但是他更怕贺朝。

    他亲眼见过贺朝打架。

    那还是高一的时候,上课上到一半,他突然闹肚子,举手示意老师要上厕所,抓了纸巾就往外跑,跑过去看到厕所门口居然放了一个“维修中”的告示牌。

    他正要去下个楼层解决生理需求,听到厕所里有人哭着求饶:“我错了……别打我,我错了……”

    刘存浩顿了顿,一只脚踏进去,小心翼翼地往里头看了一眼。

    贺朝两根手指夹着烟,站在一个跪坐在地上的男生面前。

    虽然贺朝身上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但是规矩这两个字,跟他这个人毫不相干。贺朝眯了眯眼,嘴里吐出一口烟,不笑的时候整个人感觉冷到骨子里,还有一种处于极度压抑状态的张狂。

    ——和他平时插科打诨有说有笑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他弹了弹烟灰,眼底全是阴霾,然后他蹲下身,直接抓着那人的头发迫使他抬头:“胆子很大啊?”

    作者有话要说:  贺朝:我不喜欢打打杀杀,我是一个和平主义者……</p>

 

伪装学渣: 第13章 第十三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