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伪装学渣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伪装学渣  作者:木瓜黄
    “坚持住啊,好男儿志在四方,眼前的黑都不是黑。”体育老师蹲得累了,也往地上一坐,低头看下时间,然后又吹了声口哨。

    贺朝刚支起来不久,听到这句话又得往下压,他缓了缓,发现自己不能盯着某位小朋友看,再看下去怕是连十个都做不了,于是偏过头去,喉结不自主地上下动了动。

    这回贺朝没有停留太久,他几乎是有些仓促地做完了那个俯卧撑。

    两个人目光相互错开,贺朝一直专注地看体育馆地面,仿佛能看出花来,直到谢俞问他:“几个了?”

    “啊,”贺朝脑子转不动,也压根没心思记数,“我不知道,你也没数?”

    谢俞侧着头,这个姿势眼睛只能往斜上方看,体育馆顶上有好几根横梁,再往上是格子状的玻璃板面,谢俞顿了顿,才说:“没数。”

    “应该有十几个了吧。”

    贺朝说完,发现自己盯不住地面,眼神又开始分散,慢慢地落在谢俞脖颈上,发现那处线条意外地漂亮,最后也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对谢俞说:“……再忍忍。”

    好的,可以。

    他忍。

    谢俞刚躺下的时候,很想抬起膝盖把身上这个人掀飞。他冷着脸,觉得自己像个傻逼,放着好好的试卷不做,过来上什么体育课。

    冷静下来之后,他开始思考等会儿起来了应该先杀谁。

    以死相逼才把谢俞拉过来上体育课的罗文强正在操场上训练,莫名觉得背后阴风阵阵,他搓了搓胳膊,感慨天气降温真是降得厉害。

    贺朝虽然平时爱动手动脚,真到这种时候还挺克制……谢俞感觉到贺朝身上好像有种想逃离、甚至下一秒就能跳起来的克制。

    谢俞不知道耳边那阵心跳声到底是自己的还是贺朝的——尤其贺朝压下来的时候,两人短暂地贴在一起的那几秒钟。

    谢俞看着顶上那几根横梁,隐约感觉到哪里变得不太对劲,或者说,这种不对劲的感觉已经存在很久,但今天尤其强烈。

    像是心里住着头野兽,平时都在安安静静地打着盹,今天突然热烈地、近乎野蛮地嚎叫起来,让人不安,但又……莫名其妙地有些沸腾。

    体育老师除了开头报了数,中间都用口哨替代,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想不动声色给他们多加几个,他们刚暗自腹诽完,体育老师又吹了一声,然后报了个整数:“二十!很好,继续加油!”

    有同学提出质疑:“老师,怎么才二十个,我感觉我做了三十个。”

    体育老师脸不红心不跳:“这位同学,你的错觉。”

    不管到底是二十个还是三十个,有两组男生是彻底做不动了。

    即使身下还躺着个男同学,手腕一松跌下来可能会酿成悲剧,也好过继续煎熬地做俯卧撑,其中一个低头说:“万事通,我不行了。”

    万达:“你怎么可以不行!你的人生哪里是区区五十个俯卧撑可以击败的?”

    “……我真的不行了。”

    周遭起哄的同学越来越多,除了刚才在体育馆里打羽毛球的那些,还来了一大群人,高低年级的都有,刘存浩也顺势挤进来:“我去,你们,很激烈啊。”

    谢俞抬手捂上额头,有点头疼。

    “能别杵着看热闹吗朋友们,”贺朝扭头说,“尤其是你,刘存浩,你身为班长能不能守护一下三班同学的尊严?”

    高二三班同学还有个屁的尊严,早都已经没了。

    尽管失去尊严,但还有机会可以挽回一下自己的俯卧撑实力,尤其围观的人里有好几位低年级学妹,这就跟打篮球发现场下有妹子一样,就算吊着口仙气也得展现出自己强健的体魄。

    万达眼睁睁看着他身上那位刚才嘴里还说着“我不行了”的哥们,突然撒开一只手,左手握成拳头,单手开始做俯卧撑:“……”

    贺朝看得叹为观止:“可以啊,厉害,这位同学你下周给咱班捧个第一回来?”

    刘存浩带头鼓掌,“傅沛加油!再来五十个!”

    傅沛浑身绷紧,咬着牙继续埋头苦干。

    谢俞也侧着头看过去,看了一会儿突然问:“傅沛?三班有这人?”

    贺朝还差三个就满五十,往下压的时候,顺势凑在谢俞耳边说:“我们隔壁组,倒数第二排,刚开学因为网恋问题被老唐叫过去谈话的那位。”

    谢俞在脑海里搜索无果,脸上挂着三个大字:没印象。

    “就知道你不记得,”贺朝把身体撑起来,喘了口气,又说,“你说说你在咱班好歹也是呆了一个多月的人,你都记得些什么?”

    从谢俞这个角度看去,看到少年凸起的喉结,顺着脖子一路往下,是略微有些凌乱的校服领口。

    五十个做下来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加上神经处于紧张状态,做完最后一个,贺朝觉得真他妈累人,他手腕使力一转,整个人往边上倒,倒在谢俞身边,慢悠悠地说:“……五十个,你哥我强不强。”

    谢俞往边上挪了挪,说:“滚吧,我妈就生了我一个。”

    傅沛全场最佳,单臂俯卧撑愣是秀了二十多个,最后停下来,偷偷问万达:“有妹子看我吗?”

    万达不好意思告诉他残酷的现实,现实就是所有围观群众不管公的母的,都在看他们班两位赫赫有名的班草。

    “你觉得有,就有吧。”万达拍拍傅沛的肩膀,“该起来了。”

    本来是要交换位置,单号同学在上面,再来一组五十个,但体育老师显然没有把握好时间,等他们要上下换位置的时候,下课铃正好响起来。

    体育老师看看胸前的秒表,有点可惜地说:“下课了啊,那行,那下课吧。”

    “……”

    双号们开始哀嚎自己倒霉,单号们都不知道该不该高兴,毕竟白白躺了半天,但要他们去压着别人做俯卧撑好像又不是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回教室后,贺朝和谢俞两个人一整节课没怎么说话。

    气氛也说不上尴尬,以前总是贺朝凑上来说说说个没完,现在贺朝突然安静下来,偶尔找谢俞说两句,话题刚开个头,贺朝一看到对方又跟大脑断电似的,没话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谢俞几次三番被打扰,每次就叫一声他的名字,谢俞、老谢、同桌,轮着叫,叫完了又不说话,烦得头疼。

    贺朝把英语书摊开,指指英语书,努力找了个问题问:“在讲哪一页?”

    谢俞说:“第三单元。”

    贺朝‘哦’完又不说话了。

    闹得坐在他们俩前排的两位同学不知所措,互传纸条:他俩闹别扭了?吵架了?

    纸条一路传到班长手上,刘存浩回想到上节体育课两位校霸相亲相爱的样子,趁着英语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例句,低头写:没有啊,他们俩上节课还如胶似漆。

    贺朝神经病一样对着英语书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不应该在听课,他应该去玩手机。

    于是每节课都牢记玩手机使命的谢俞,跟周大雷聊着聊着,退回到好友消息界面,看到贺朝更新了一条个性签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谢俞:“……”这个人是不是疯了。

    运动会之前,班里订的服装也都到了,老唐特意让他们换上看看效果,然后他拿着个老式相机从办公室里晃过来。

    班服就是件定制卫衣,套上就行,为了决定卫衣上定制什么字样,班里举行过一次投票活动,说什么的都有,什么时光不老我们不散、青春永不散场……

    最后投票演变成文艺风和嚣张风的厮杀。

    “老子最屌!”

    “青春永不散场!”

    “老子最屌!”

    “……”

    最后吵得翻天了,还是老唐过来,这个一脚踏入中年男人队列的语文老师赐了他们四个字:“爱与和平。”

    贺朝把衣服拿出来,抖两下抖开,平平无奇的版型,背后“爱与和平”四个字分外醒目。

    谢俞犹豫很久,不是很想穿。

    不过最苦恼的人还是罗文强,他又不能去男厕所换裙子,贺朝套上卫衣,拉着刘存浩他们围成一堵人墙:“别怕兄弟,大胆换。”

    谢俞从厕所回来,万达就冲他喊:“俞哥一起来,我们这还有个缺口,帮忙堵堵。”

    “不帮。”

    “朝哥,你家小朋友,”等冷酷的西楼大佬走过去了,万达小声对贺朝说,“管管?”

    贺朝手插在口袋里,指腹在棒棒糖糖纸上摩挲,忽然笑了,说:“这还真管不了……他管我还差不多。”

    万达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冒出来“妻管严”三个字,把他吓了一跳,好在罗文强已经换好衣服,苦不堪言地继续缩在角落里不敢露面,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你换好了,你就出来啊!快点的,是不是个男人了,磨磨唧唧。”

    贺朝退后两步,回自己座位上站着,他这一撤退,蜷缩在角落里的某个大体积生物彻底暴露在大家面前。

    罗文强挠墙:“……我不要活了,你们残忍地剥夺了一个纯情少男高中早恋的可能,高中三年生涯里我找不到妹子了。”

    贺朝坐在桌子上笑。

    谢俞也觉得好笑,但同情占的比重更大一些,他决定送给体委最后的尊重。

    贺朝看见了,伸手拍拍他脑袋:“小朋友,心情不好?”

    “去你妈的小朋友。”

    谢俞说完也没绷住,差点笑出来,又说:“我不想太残忍。”

    唐森举着相机,站在班级门口,笑呵呵地对着他们拍了一张。

    不是什么正经的大合照,大家也没排好队形,零零散散地聚在教室后边,罗文强哭半天,万达递给他一面镜子,他哭不下去了,瞬间被自己逗笑。许晴晴拿着手机站在边上拍,其他人都笑得直不起腰来。

    画面定格在这个瞬间。

    这个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拥有无限活力的、青春洋溢的瞬间。

    还有最后一排的两个男孩子。

    虽然只有背影,但是两个人靠得很近,尤其坐在桌上的贺朝,姿态闲散,没规没矩。

    贺朝身体斜着,露了半张侧脸,手指搭在谢俞头上,指尖浅浅插进他的头发里,嘴角带着三分笑意。

    而谢俞连后脑勺都仿佛刻着冷漠两个字。

    阳光从窗户外边洒进来,这阵近乎刺眼的光被窗帘遮着,恰好有风将窗帘吹起,永远对不齐的课桌椅,载满粉笔字的黑板,还有教室里的所有同学们,整个被照得发起光来。

    他们身上穿着同款卫衣,背后四个大字:爱与和平。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再是黄九!</p>

 

伪装学渣: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