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教你做人 > 178.亲爱的自闭男友
快穿之教你做人  作者:南岛樱桃
    高一高二那会儿, 看女儿从班上前几名一路落到最后, 杨霞心里非常难受。她想了不少办法也花了挺多钱,送尖子班没用,找老师补课没用, 拜托班主任帮忙换座位把人弄到最前面两排去也没用。

    有段时间每回考试成绩出来路真真都要挨训,遇上她东拉西扯找各种理由狡辩, 杨霞气不过还会打手心。

    没用啊……

    都说人不打不成器,也有那种自律性极差惰性特强的, 刚发成绩那会儿是会慌张, 挨说的时候也后悔,检讨书和保证书一篇篇写, 门后面贴满了,但是坏习惯成了瘾,要改掉难。

    这三年,路家没清静过, 相邻两个单元楼的住户都习惯了,习惯每月听杨霞教女。

    当妈的耗尽心力, 高考成绩还是太虐。

    早先说过, 今年全国卷的难度整体不高,绝大多数题目都还比较简单, 大难题有,这种题目区分的主要还是学霸和学神, 就像郁夏能上七百, 其他人落她一截。

    整体难度放下来之后, 中间段分数就非常密集,文科这边本科线划到了四百七十多,而路真真考了四百五。

    查出分数的时候杨霞谈不上高兴,也没太难过。因为高考前的几次检测,尤其二模,题目很难,拿二模成绩通排本科线顶多划到四百二,看女儿考了四百五,杨霞觉得至少能上个三本。

    她哪里知道这回题目简单?得知今年的线划到四百七八,她人都懵了。

    这个时候,杨霞刚挂断娘家亲戚打来的电话,才在电话里说:“二本没指望,走个三本应该差不多。”

    转身就看到男人拿过来的报纸,报纸上写本省高考成绩已经出来,各批次录取线也划出来了,文科重点线在五百八,二本五百三,三本四百七。

    四百七!三本四百七?!

    她瞪出一双牛眼,盯着日报头版上斗大的数字,后知后觉一阵眩晕。六七月的日头真烈,晒得人站都站不住了。

    路洪杰还想问女儿几分来着?好像四百五?那不是本科线都没上?

    新鲜出炉的成绩哪有记不住的?路洪杰就是想听到老婆反驳,看杨霞这样,听不到了。

    路真真的成绩一直没有明显起色,她爸妈早就把标准放到最低,高考之前想着保三争二,不管怎么说至少上个本科线,结果成绩出来离本科线还有二十分。二十分啊,都是一两道大题了。

    “她爸,怎么办?”

    路家这水果摊都摆不下去了,两口子早早收了摊位回家,想着坐下来商量商量。虽然杨霞总是恐吓路真真说你读不进去趁早退学,帮家里卖水果还能挣钱!但其实她就是这么说说,听路洪杰说实在没书读还能帮家里干活,杨霞差点跳起来,声音都拔高了:“她才多大?才十八!不读书能做什么?我们家这破烂摊子还用三个人守?”

    “那怎么办?送她去读个专科?还是去技校学门手艺?”

    杨霞头疼得厉害,想到刚才跟人通电话说三本应该没问题她脸上就臊得慌,丢人啊。

    丢人也没办法,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不能丢手不管。杨霞心一横,给老吴打了个电话,问老师她这种情况最好的出路是什么?走专科应该选哪些专业?还是说复习一年?

    老吴是当班主任的,他常给家长建议,但不敢帮人做主,怕背锅。听杨霞问说考了四百五该怎么办啊老师,他讲复习一年考个本科也行,但路真真能不能好好复习是个问题,直接走的话,女生可以考虑一下护士或者幼教这些方向。现代人条件好了,重视身体健康,更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学这种就业容易。

    杨霞听着也觉得实在,再三跟女儿的班主任道谢,挂断之前还在说,说他家没把孩子教好这三年给老师添麻烦了。

    凭良心讲,老吴不喜欢路真真这个女同学,她学习不用功,麻烦事儿还不少,但学生家长都这么说了,做老师的就不再去想这两年多在差生身上费的力气,还是劝杨霞放宽心,要是决定复读就好好给孩子做思想工作,直接走的话就选好学校和专业,最后还祝福了路真真同学。

    复读还是直接走?

    一时之间杨霞拿不定主意,路洪杰提议说看她自己,当天,路家三口人关上门来了个长谈。

    路真真不像她妈那么犹豫,她心里是很坚定的,坚定要走。

    高三的苦她不想重来,每回考完都提心吊胆生怕成绩拿回家被爸妈打死,这种恐惧她不想再经历。

    听杨霞说完,路真真闷头想了一会儿,说:“复读一年要是还考不好,这一年不就白白搭进去了?年级上复习生不少,考得比头年还差的大有人在,人家也尽力了,现在后悔着呢说还不如直接走。”

    她就是不想读,杨霞皱眉,问:“那你想学什么?”

    路真真说她感觉幼教不错。

    杨霞其实更倾向于送女儿去读卫校,她认识的人里面就有卫校出来的,那女孩儿高考成绩不理想,在本市读的卫校,现在人在妇幼保健院上班,忙是忙了点,工资挺高,听说她特别讨护士长喜欢,很提携她不说,还说要给她介绍男朋友。

    杨霞想了想,女儿模样周正,在附近这片都算漂亮的,如今这个年代长得好看也是优势,读个卫校出来进好医院去工作,顺理成章就能找个医生男朋友,这也是条不错的路。

    按照这个规划,没考上本科没不那么致命,以后还是有路走的。

    没想到在专科的两大热门选择里母女两个产生了分歧,杨霞觉得当护士好,在医院就近找个医生就更好了。

    路真真想到医院那个环境就暴躁,拉长脸说她不想成天和各种病人打交道,更不想给人端屎尿盆子,她不干。

    “当幼教有什么不好?妈你想想看,现在这些人多重视孩子的教育,我要是学前教育出身以后也是优势!人家相亲都爱找这样的,不像护士那么忙,顾得上家里,会教孩子。”

    “……幼儿园老师工资多低啊?”

    “你去那些小区幼儿园打听的吧?人家也有工资高待遇好的,咱们选个幼教这块儿的王牌学校,读个二加二,毕业去那种贵族幼儿园,工资比小学教员高。反正让我去伺候病人我不干,带孩子还行。”

    这个时候路真真想的是读学前教育多好,挂师范的名,平常学什么舞蹈音乐美术声乐,听说这种学校活动和演出可多了,路真真听了就满心向往。她漂亮啊,长得漂亮就需要展示的平台,想到周周都能有演出,那滋味别提多美。

    所以说距离产生美,你了解得越少感觉就越美,真正进了这种学校,就发现根本没那么有趣,你课程多,又累,学不好要补课特别费钱。

    还有啊,看照片觉得宝宝都是小天使,真当了幼教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带孩子最崩溃的两点在于,你要用成年人的方式同他讲道理没有用,他听不懂;并且你一转眼他就可能做出你想象不到的任何事,幼儿园里的麻烦可比医院里多太多了。

    很多小孩家里惯得厉害,性子要多霸道有多霸道,打不得也骂不得,哄他不听,这种班上有一个就能烦死你。

    其实都不用说就业以后,在校期间指不定就能搞出不少事。学前教育班的男生是非常非常少的,在这种九成九都是女生的集体里面,路真真这种漂亮且爱秀的难有好人缘。

    专科学校的风气本来就不太一样,女生比例巨高的专科学校大戏是一台接一台,难有消停的时候。

    这些内情,路真真暂时还想不到,她看到的都是光鲜一面,杨霞就更别说了,她琢磨半天只是问了一句:“你脾气和耐心都不好,能学那个?”

    “……幼教都不行还能当护士?护士不是更要仔细耐心?”路真真低头玩着手指,说她在外面也不是像这样的,只是在家里随便点。

    路家母女为这个争执了几天,最终是杨霞妥协,没办法,谁让去读书的是路真真,总得她喜欢才能学好。确定了这个方向之后,她们上网查了不少资料,也问了别人哪个学校的学前教育好,结果别人推荐的都是外省,尤其s市有个学校,说全国很多高端幼儿园园长都是他们培养出来的,堪称行业巨头。

    那学校吧,学费不贵,一年三千五,读两年拿专科文凭,读四年专升本。

    s市在国内也是很繁华的大城市了,房价、工资水平和消费水平是比首都差点儿,也没差太多。路真真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学校,看校址在大学城,出校门走不了几分钟就有好几所重点,要找男朋友方便!

    路真真看中了这个学校,她妈上学校网站瞅了瞅,感觉也不错,这事就说定了。把女儿的前程安排好之后,杨霞才有空注意别的事,比如对门的乔越和他女朋友都是状元,他俩都报了首都的学校,两所学校隔得也很近,以后谈恋爱还是方便。

    又听说乔越的老师来找过他奶奶,劝他报清大,结果没说通。

    杨霞听说的时候楞了一下,问:“他是状元没报清大?他报的哪儿?”

    隔壁单元的说好像是个农业大学,说完还笑眯眯补充了一句:“别人做梦也上不去,他能上竟然放弃了。街坊邻居都觉得他不该这么犟,也帮着劝过你对门的老太太,老太太偏不听。不过想想,就算他糟蹋分数报了个农大,好歹也是国家重点,人家凭本事考上的,咱们有什么资格说他?”

    这话听在杨霞耳中像讥讽,她心里不是滋味儿,就撇了撇嘴:“以后的事谁说得准?京大出来上菜市场卖猪肉的又不是没有!还有没读过大学的,也傍上大款了,人家吃香的喝辣的。”

    隔壁单元的听着好笑,又不好明里笑开,只得一转话锋说:“老太太说等收到录取通知之后,他孙子要和女朋友一起办状元酒,到时候请大家去吃,好像说办完酒就准备上首都去了。”

    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发得快,要是拿到通知书就办酒,办完酒就走人,那不是七月就要上首都?

    “军训不也要八月二十左右?他们那么早去?去住哪儿?”

    就有个坐在旁边扇着扇子下象棋的回她一句:“听说乔越女朋友她干妈家里是开连锁酒店的,挨着人民公园那个五星级酒店知道吧?那个就是了!听说过几天的状元酒就办在那边,人家酒店在首都也有连锁,他们提前去当然是住酒店里,玩高兴了再等开学报道。”

    “我听说老太太也要跟着一起去,真是享福了!享福了!”

    杨霞心里羡慕死了,但她嘴上不肯服输,摆出一副为乔越着想的姿态,说去那种地方摆酒?乔家出得起这个钱?还是他女朋友就一起付了?……话没挑明,意思传达到了,这是讽刺乔越家里穷吃软饭呢。

    乔奶奶提着从超市称的凉菜回家来,远远看他们在单元楼后面的空地上闲聊,笑眯眯问说什么呢?

    “杨霞问你家真要去五星级酒店办状元酒?那得花多少钱?”

    乔家祖孙两个,乔越是个不开窍的,眼力劲儿要多差有多差,乔奶奶不啊,她一辈子听多了闲言碎语,一下就听出话里有话,当即笑道:“小越他存了钱,还说要带我上首都去,给我买房子!能让你们吃垮了?”

    呵!

    这还是头一回听说!

    旁边下象棋的都暂停了,好几个人齐刷刷看向乔奶奶,七嘴八舌问她,问乔越还是个学生他怎么存钱?参加那些竞赛奖金有那么多?首都房价多贵,那头的房子他买得起?c市这边房价都到四五千了,首都不得一两万?

    乔奶奶都要上楼,让她们蜂拥上来一问,又站了一会儿,说:“我们小越他自学的计算机,头两年花几千块钱配了台电脑,后来就经常在那个什么论坛上接点活,说是给人写程序,具体我说不上来,反正他每个月都能赚不少。”

    自学计算机?

    给人编程?

    真的假的?

    之前都没注意,这会儿才想起来,乔家这个老太太挺长时间没去扫大街捡废品了。还有啊,祖孙两个看起来还是朴素,但方方面面比前些年都好了很多,气色好了,收拾得也妥帖了。以前乔越一件短袖衬衫能穿几年,领子都能磨出毛边来,这两年穿的都还挺新,不存在磨破或者洗到发旧的情况。

    这些细节平常没上心,回头想想,好像从他读高中起,逐渐就变了。

    “我家里也有亲戚学计算机,毕业都几年了,没听说这么好赚。”

    都不等乔奶奶说什么,就有人顶了一句:“我家还有人读书呢,每天学到半夜也没考上个重点,你说个蛋?”

    “你们乔越上首都读大学还带你一块儿!真好!老太太你以后有福享了!”

    “这么说他大学还是走读?他女朋友呢?”

    乔奶奶摆手,说乔越已经看好了,就在他们学校在的那个区买房,平常两孩子住校,周末回来看她。

    “夏夏也说住宿舍方便,能多点心思放学业上,省得天天惦记家里。”

    杨霞问那周末他俩住一起?这才十八就住一起了?

    乔奶奶瞥她一眼:“夏夏家里准备同我们买个对门的房子,她周末出来住,跟我们吃。”

    杨霞准备的长篇大论让乔奶奶一句话噎回去,她脸有些红,憋了一会儿才说:“我去真真班上开家长会看郁夏她妈打扮得就洋气得很,她家做什么的?”

    “她爸带工程队给人起房子的,市里好几个大楼盘都是他起的。”

    “那是包工头啊?那确实有钱!”

    “还不光是有钱,我听说有些开发商到后面给不齐工程款,很多拿房子抵,他手里拿着不少房本吧?”

    “你们乔越命真好!找个女朋友家里条件好,还是独生女,女朋友的干亲家里开连锁酒店的,以后真是不愁了,啥都不愁了!”

    “是啊,不像我们,烂房子一住十四五年,倒是想买个新房搬出去,没钱啊!一个月就只能挣那么点,全家人等着吃饭要交水电气费还要供孩子读书!从年初忙到年末就存不下几个钱!”

    话是不错,听着咋就这么刺耳?

    乔奶奶懒得跟他们说,转身要上楼去,上去之前还道:“那也是我们小越出息,夏夏她爸妈可疼闺女,小越要不是这么出息人家才不会同意他俩谈恋爱。我孙子不是外头那种靠女朋友的废物蛋子,他能挣钱,买得起大城市的房子,不用靠谁也能带我这个老太婆享福。”

    人家好不容易找到点心理安慰,想给乔越盖上个吃软饭的戳,就被乔奶奶一通好说。

    是啊,乔越可不是好本事?他读个高中回回考第一不说,还能在三年里头存够上首都置产的钱。他现在让农大录了,户口跟着迁到那头,再一买房,那可就是京市人了。

    后头几天邻居们撞见乔奶奶都喊着话说,说你去首都定居了,以后大家去玩你可得招待!

    还问她c市这个房子怎么说?卖出去?

    乔奶奶说不卖,过年回来还要住的,总得回来看老头子。

    不止是邻居,乔奶奶也接到小儿子打来的电话,说他在网上看到侄子考上状元了???

    乔奶奶一听这话就劈头盖脸骂了他一通。

    “你还知道你侄子今年高考?考试之前没见你打电话来关心,营养品没送过,考完半拉月你不过问,现在想起打电话来了?”

    “妈我这不是忙吗?我工作忙,哪想得起这些。”

    “真亏你想起来了,不然等你打电话来咱们人都上首都去了!你能找到谁?”

    乔越他叔任由老太太骂着,听她骂完了才问:“妈你还准备送他去学校?出去一趟多费钱?回头还得你自己回来小越他放心?”

    对这个儿子,老太太是没见着的时候心里惦记,见着他又生气,听他说这些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回说:“花你一分钱了?用你多嘴?”

    乔越他叔也很头疼,憋了半天说侄子考上状元他包两千块当奖励好了。

    以乔越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不用别人援助,但这事老太太没往外说,也就最近几天才跟邻居透了点风声,会透出这个风声还是因为他们跟着要搬走了,不说明白人家背后指不定怎么猜。

    也就是说,乔越他叔并不知情,在他叔看来他妈和侄子条件是很差的,侄子跟着就要上大学,面临学费住宿费以及生活费,他都没提出说帮交一年,只说包两千,也没问亲妈手边钱够不够,连个借字都没提。

    老太太心里就很难受,她连一句废话没多讲,只说用不着,啪一下挂断电话。

    乔越人在房间里,方才和老婆玩了个联机小游戏打发时间,就听到奶奶气冲冲把电话挂了,他和郁夏说有点事等会儿,站起来走到门边。看奶奶坐在布沙发一头,盯着电话机看。

    “奶奶和谁讲电话?和小叔?”

    “是想请小叔来吃我的状元酒?”

    他说着皱了皱眉,抿了抿唇,终于下定决心:“我虽然挺烦他的,奶奶你想请就请吧。”

    老太太:……

    孙子得罪人的功力又提升了。

    他昨晚还说邻居很烦,以前排着队同情他,现在排着队羡慕嫉妒他,都闲得没事干了。

    还说近段时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隔壁的麻烦精要去s市!他还把这事同郁夏分享了,郁夏当时在喝酸奶,一不注意就吸了一大口。

    s市啊,不就是电影里面发生连环凶案的城市?

    记得电影里的路真真考上了s市一所还不错的学校,反正对她来说很不错,在郁夏的印象里,人家学校也在一本线上。

    她这回总归够不着了,郁夏问乔越:“她报的什么学校?”

    “奶奶说是四年专升本,花钱读的学校。”

    他们口中的路真真同学正在和高中时的小姐妹依依惜别,她抽空列出清单,计划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装一遍,高中时候穿那些土得要死的衣服丢了,全丢了,还要换个新款手机,买台好的笔记本电脑。

    这么计划着,她甚至去数码城看过货,想先挑好再去要钱,东西是挑好了,她妈觉得你读个学前教育没必要啊,不是说课程都是什么音乐舞蹈声乐之类的?用什么电脑?

    路真真和家里抗争为自己谋装备的时候,乔越和郁夏陆续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收到通知书以后,郁大豪和刘莉就跟疯了似的和亲朋好友打电话,说家里办酒让大家都来。

    郁夏也拍了个照片发到班级群里,说通知书收到了,过两天请吃饭,接着讲了时间地点。

    至于说吃穷,不存在的。

    本来石晓妈妈说免单,她请,刘莉坚持要付,说不然就不在她家吃,两人推来推去最后说好给个本钱,酒水都按进价给,这么算就便宜了非常多。

    状元席的菜单拟得也好,一道道菜名吉祥得很,至于说配料,酒店那边都已经准备齐全了,只等那天来。

    郁夏和同学们说完,又亲自打了电话给几位老师,她连高一上学期教过自己的老师也没漏掉,都请到了还想起来提醒乔越。

    又怕乔越不会说话,张嘴来个:某日某时某地我请客,都来。

    还帮写了一段让他转群里去,之后盯着他打电话给几位老师。

    挂完最后那通电话,他还在嘟哝,说这么麻烦,其实没什么好庆祝的。郁夏微笑:“这话你有本事冲我妈说去!我给你讲,刘莉女士已经疯了,她打了整整一天电话,不光是近亲远亲,就连邻居朋友她一个没落下。我妈都得意成这样了,你也该给奶奶一个展示自己的空间,奶奶吃了那么多年苦把你养大,这回可算扬眉吐气了。”

    乔越想了想,说:“夏夏你说的,攀比和炫耀都不好。”

    郁夏瞪他一眼:“什么攀比炫耀?这是分享快乐。结婚要办酒吧?添丁要办酒吧?家里有好事总得让亲朋好友沾点喜气。”

    乔越感觉他丈母娘是在炫耀,但是算了……像丈母娘势力低头。

    他一本正经说:“夏夏你说的对。”</p>

 

快穿之教你做人: 178.亲爱的自闭男友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