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对她的杀意减半,敌意降低,让宿主当一次性用品就在不远的前方。

    喵喵挺起胸膛,卖了个萌,“喵喵,宿主,人家那么可爱,绝对是好宝宝。”

    君九临神疑地望了她一眼,对她的话将信将疑,合上双眸,继续修炼。

    离弟子考,只有一段时日。

    喵喵乖巧坐在君九临对面的地上,眨着狡猾的猫瞳,静静摇晃的身子,唱着喵喵歌,“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愉悦的喵喵歌,不仅令人身心愉快,而且对修炼也有帮助。

    喵喵特意苦练了一段时间获得的。

    反派君九临初听喵喵歌时,虽有不喜,他向来不愿有人打扰他独自修炼,但喵喵的声音让他微感放松,似乎此刻寒风不似从前般刺骨,树叶的瑟瑟声不再孤独,空气中闪过丝微不可察的暖流,轻轻触动他的心弦。

    落叶轻轻飘落,与君九临的面庞擦身而过,旋落在地上,他睁开双眸,扫了眼落叶,缓缓合起双眸继续修炼。

    以往他定会用剑气斩除眼前碍眼、扰他清静的落叶,此刻他却是安详地坐立于树枝之上,他双眸收起的那一刹那,眼中深不可测的寒光。

    月光斜照,蒙蒙的月色笼罩下,他面容俊美如斯,合起的双眸隐藏起似乎能与日夺晖的光芒。

    他听着喵喵奏着的安眠曲喵喵歌,不知不觉陷入沉睡中。他从未有一日安睡过,更别谈有他人在旁之时,他会沉睡。

    待他再次睁开双眼,怀里就躺着一个温暖的小猫,深邃如墨的俊眸中闪过丝诧异。

    喵喵全身雪白,胖胖的一团,缩着身子,把脑袋埋进他的怀里,但这也无法挡住她的圆润。

    他微移眼,感受微敞的肌肤□□地与喵喵的暖暖相贴,似乎在这里,他不再是一个人。

    他鬼使神差抬手,微想虎摸着喵喵毛茸茸的小脑袋。

    深邃不见底的眼中划过一丝柔情,柔情不过刹那,就被他眼中的刀光一斩给粉碎,他起身站立于树枝之上。

    喵喵却还是稳稳地躺在他的怀中,双爪抓着他的雪白灵云长袍,她享受宿主的怀抱,眯着眼,偷偷喵了眼宿主。

    宿主刚刚那么温柔,咋一下子变得那么冷乎乎的?

    果然高颜值的宿主,不可以近看,摸摸胸肌什么的,还是别乱想啦喵。

    人家要完成任务,不惹宿主不开心,宿主不喜欢她靠得太近,没问题,喵喵三百六十度旋转落地,离宿主远点,又定会让宿主眼前一亮,喵喵的功能还是挺多的喵,宿主一定会成功按爪,成为一次性用品宿主喵。

    喵喵眨了眨猫眼,连忙放开紧握着衣服的爪子,她圆润的身子直线下落,她猫身正准备一弯,来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华丽落地,却见君九临冰冷到极点的双眸扫她一眼,他从树枝上纵身而来,长袍飘飘,如墨般的长丝被微风轻轻吹扬,他洁白而又修长的双手随手一捞,喵喵被他揽于怀中,他落于地上,不带起丝毫尘灰,仿佛他轻于鸿毛,漂浮于地面之上。

    君九临垂首,淡漠的双眸望向怀里缩成一团的喵喵,他轻放她于地上,“别再跟着我。”淡漠渺远的声音传在空中,不冷亦不热,似乎说着一件与他无关的事。

    喵喵眨着天真的猫瞳,不解地望着纵身飞跃,跃空而飞的君九临,他只留给她一个飘逸的雪白灵云长袍。

    宿主明明那么关心她喵,咋忽然又那么冷冰冰的哒?

    难道这是一个忽冷忽热的宿主喵?

    喵喵歪了歪脑袋,迈着猫步,紧跟着宿主。

    宿主不管有没有病,是她见过颜值最高,智商高,而且堪当大任,能肩负推翻种马男的使命,就是他了!

    宿主,你等等人家喵!

    喵喵吃力地跟着君九临,她只能远远望见君九临的随风飘扬的衣袍,君九临微不可察地侧首,似不经意地回望喵喵一眼,看到喵喵很吃力地跟上,他顿了下,随即收回目光,不想让她知道他望了她一眼。

    他在空中的飞跃速度瞬间放慢,从极速飞离,变成慢慢飞,慢到连喵喵微感诧异。

    猫瞳中闪过丝疑惑,她轻轻迈着猫步,不用跑,不用喘气,竟然还能走着比宿主飞的快,简直是不可思议。

    喵喵发现她超过了宿主,她回头望向宿主,“你还好吗?”

    宿主,输给种马男,不会是因为持续时间不够长吧?

    这在打斗中很不力喵。

    宿主,不用怕,喵喵一定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喵。

    喵喵翻阅数据库,发现目前还没有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她一脸忧伤,抬起猫瞳,“主人喵,我没有帮到你,但是我一定不会放弃喵。”

    君九临感到莫名其妙,望了眼喵喵,继续缓缓前行,缓缓前行是为了让喵喵能不费力地跟上他。

    喵喵见宿主对她如此冷淡,大感不妙。

    连一次性宿主都无法签约,那离完成任务还远吗?反正一定离死不远了。

    喵喵飞身扑了过去,猫爪狠狠抓着君九临的腿,“主人喵,人家不要离开你,你就让我留下吧。我们签约吧,我要当你的契约喵,我会打滚,会卖萌,会赶跑敌人,还会偷听别人说话,知道别人的秘密哟。我还会做很多很多事,你就收下我吧,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了喵。”

    君九临俊美的面容僵住了,不知道是被喵喵抓着腿感觉不自在,还是被她那句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愣住了。

    他僵硬抬手,微摸了摸喵喵的头,“你是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所以跟着我?

    你刚刚所说的深情告白,是因为你饿了?”

    君九临反常地微勾唇,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衬着他脸上更加柔和,眼中的柔情似乎快滴出墨来。

    喵喵感觉他笑容有点迷人,眼神有点温柔,但更感觉有点冷喵,她缩了缩胖胖的身子,默默收回猫爪。

 

[快穿]喵喵诱惑反派当宿主: 2.喵喵!阅读完毕!